第2章 异能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我越想越气,看着面前胡三那张得意的老脸,破口大骂:“胡三,我-日-你-姥姥,居然骗老子?!”

  骂完了,我觉得还不解气,继续恶狠狠地瞪着他,冷笑道:“你最好把东西还给老子,否则,老子就拆了你那聚灵苑!”

  按道理,在人家的地盘上应该有所收敛,更何况自己目前还受制于人。

  但我这人不同,性格乖张,谁要跟我比横,那我绝对会比对方更横,而且,从来就没怕过事。

  其实我也知道,自己的这种性格非常不好,家人朋友也不知劝了多少回,但狗改不了吃-屎,只要火气一上来,如来佛祖都不怕!

  什么好汉不吃眼前亏,早就抛到了爪哇国去了,

  “哟嗬,小子你还蛮硬的嘛!嘿嘿……”

  胡三冷哼一声,脸色一变,目光中现出了阴狠之色。

  “在爷手里,居然还敢耍横?!”说着一拳就朝我脑袋挥了过来。

  我无法动弹,根本就不能躲闪,就想偏头以减缓冲击力。

  还没等准备好,就听啪的一声,胡三的拳头直接击中了我的左脸。

  他这一拳力道极大,差点将我连人带椅一起打翻在地,脑子轰的一声,如撞金钟,接着便是一阵晕眩,只觉耳朵里面嗡嗡作响,脸上也立刻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马上,我就感到一股咸咸的液体自嘴角流了出来。

  很快,我左脸颧骨上那种火辣的感觉变得更浓了,随即,我的左眼就只剩一条缝了!

  谁知,脸上的痛楚还没散尽,紧接着又有一阵剧烈的疼痛自我的左小腿直冲脑门子!

  狗-日的胡三,居然又在我小腿的迎面骨上狠狠地踢了一脚,这孙子穿的是窄头皮鞋,那滋味比刚才脸上所挨的那一拳更为厉害,疼痛深入骨髓,我不由就抽搐了一下。

  但胡三这一脚并没有达到他所预期的效果,却反而更激起了我的蛮劲,狠咬着后槽牙,我将所有的疼痛强行压制了下去,连一声闷哼都不曾发出。

  同时,我仍旧用极为恶毒的神眼盯着胡三,冷笑道:“胡三,老子既然敢一个人来这儿,就没将这些当一回事!”然后还意味深长地冲他一笑。

  “死到临头了还跟爷耍横!”

  见我依然强硬,胡三又是一拳,直接打在了我的左腰上,这王八蛋这次出手更为狠毒,估计是卯足了劲儿,力道比前两次更大!

  重击之下,我只觉得胃部在剧烈地收缩,一阵痉挛,翻江倒海一般,差点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同时,肋骨好像已经裂开了一般,一股剧烈的疼痛瞬间就充斥了全身!

  要不是被绑在椅子上,此刻我已经瘫倒在地上了。

  但我依旧咬紧牙关,再一次硬生生地忍着没有叫出声。

  “怎么样,还横吗?”

  胡三阴笑着,满脸的褶子都舒展了开来,显得既开心又兴奋。

  看情形,这王八蛋平常没少干这种事,因为从他那邪恶的脸色我看到了打人的快感!

  见他离我很近,我就暗暗积了一大口痰和着血水对准他的脸忽然就喷了过去。

  胡三正洋洋得意,对我的举动始料未及,被吐了个正着,连忙就去抹脸上的血痰,样子狼狈已极。

  见状,我哈哈大笑。

  胡三恼羞成怒,扯起衣袖将脸一抹,胳膊袖子一挽,又准备再次下手。

  这时,旁边那个一直没出声的死人脸忽然伸出了左手往胡三身前一挡,又往后一拨,看着好像很是随意,也没费什么劲。

  但见胡三却被他拨得向后踉跄了好几步方才止住身形!

  我不由心里就是一声惊呼,这死人脸其貌不扬,手劲可真他妈大啊!

  那死人脸回头漠然地瞥了胡三一眼,淡淡地道:“愚蠢!”

  说完又转过头来看着我,那深邃而妖异的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情感,宛如一双来自地狱恶鬼的眼睛,显得阴森而恐怖。

  而且,他那眼睛也很奇怪,眼白好像已经坏死了一般,白得犹如死肉,但眼珠黑色部分却是的乌溜溜,漆黑一片,居然看不到瞳孔,还显得有些怨毒。

  不自觉地,我就想到了蛇的眼睛!

  这怨毒的眼神再加上那张木然的脸,似乎在告诉别人,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和他有仇,整个人都透着一股令人背脊发凉的寒意。

  看着看着,我心里就开始发毛,当下连忙就避开了他是眼睛,看向了一旁的胡三。

  这时的胡三早就收住了身形,他很是恭谨地回到了死人脸的身边。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看着这二人,我猛喘了几口气,剧烈的疼痛使得我又咳嗽了几声。

  死人脸眉毛一挑,冷冷地道:“现在是我们问你!”

  说罢又给胡三使了个眼色。

  “你这东西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胡三忽然笑了,走到我跟前,将那块原本属于我的东西举到了我的面前。

  他笑得很开心,满口的黄牙都快飞出来了,随即我就闻到了一股恶臭,那难闻的口臭差点让我反胃!

  胡三手上拿的正是我带来的陨石铁!

  我心下电转:对方忽然发难,显然是有备而来,居然还问这东西的来历,他们抓我应该不单单是为了图财,追查这东西的来历才是他们绑架我的根本原因。

  若是图财,压根就没必要多此一举,大可以抢走就是了,这东西本来就没法证明持有者的所有权,就算报警都白搭!

  所以,胡三绑架我就绝对不是为了图财,打听这东西的来历才是他的真正用意!

  想到这里,我心里很快就有了主张,对付这种人,即便是说谎,我也会让他认为是真话。

  “不早告诉过你了?这东西是捡来的。”我忍着疼痛,坐正了身子!

  “这种东西,除了在地上去捡,你他妈还能飞到天上去捞吗?不怕烫死你!!”

  我用一种很无语的样子又瞪了胡三一眼。

  “你最好说实话!”那死人脸忽然冷冷地插了一句,“不然,遭殃的就不止你一个人了!而是你全家!!”

  “先给你提个醒,这东西是捡不到的!”死人脸又补充了一句。

  闻言,我心里一惊,就抬头看了他一眼,那惨白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就如一个前来勾魂的白无常!

  “老子是厦门大学毕业的!”

  我冷笑了一声,心道,我家远在南方的乡下,你他妈能找得到?

  “他这话什么意思?”那人明显不懂我话里的意思,就转头去问胡三。

  胡三好像非常忌讳这死人脸,立刻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对他谄笑道:“这小子是嘴硬!”

  听胡三这么一说,死人脸忽然就扭头盯了我一眼,朝他挥了挥手:“你先出去!”

  那胡三片刻也不敢停留,连忙哈着腰开门去了,还顺手带上了房门。

  接着,死人脸就将嘴凑到了我的耳边,轻声道:“你叫祁宇,外号‘苍耳’,兄弟二人,父母祖父母都健在,你兄弟已经结婚,还有个小侄女,家在龙庙口村东头!我没说错吧?”

  他说这话时,口里喷出来的热气让我很不舒服,随即就起来一身的鸡皮疙瘩。

  因为靠得太近,死人脸身上那种兰花的香味更浓了,但透过香味我隐隐却闻到了另外一种让人非常恶心的腥臭味。

  这鸟人喷这么浓的香水难道是为了掩盖他身上的体臭?

  可这种体臭却并非是那种我熟知的狐臭,而是一种无法描述的味道,由于他身上香水味太浓,一时我也判断不出那到底是一种什么味道!

  但此刻,我的心思却并不在此,而是被他说的话给镇住了。

  闻言,瞬间我就如坠冰窟,从头到脚立刻就凉透了:我-日,这鸟人他妈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我家里的事他竟然如此清楚?

  还没等我回过神,死人脸就已收回了身形,淡淡地道:“你看,这是什么!”说着,右手一翻,掌心已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我心里一惊,以为他要下毒手,连忙以脚蹭地,连人带椅子往后移动了一下。

  谁知那死人脸连动都没动,右手一抖,那匕首忽然就凭空悬在了半空,好似变魔术一般。

  见状,我心里一松,就觉得好笑,心道,这是要表演魔术逗老子开心吗?

  正要开口,却见那匕首忽然就朝我直飞了过来,速度极快!

  还没等我有所反应,就听嗖的一声,匕首就绕着我转了一圈,随即我就觉得身体一松,再看时,原本绑在我身上的绳子已经掉到了地上,断成了很多节!!

  我错愕不已:这他妈是什么魔术,这么神奇?

  稍一走神,那匕首又是嗖的一声,直接飞向了我的面门,这次,速度比刚才更快!

  这忽如其来的变化实在太快了,猝不及防之下,我顿时就吓出了一身冷汗,还差点就尿了裤子!

  这回真他妈要歇菜了,老子可还没讨老婆啊!

  电光火石之间,我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只得闭目等死。

  就在我准备闭眼的一刹那,却发现那匕首已不再向前,它忽然来了个急刹车,居然就直直就悬停在了我的鼻尖前。

  盯着那匕首,我连眨眼的动作都不敢做,生怕它又有别的动作。

  过了一会,那匕首就悬停在空中,再也没动了。

  趁着这空档,我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瞄了死人脸一眼。

  他还是站着没动,只是右手呈爪状对着那把匕首虚空慢慢收拢手指。

  然后,我就看到了出娘胎以来都没见过的情景:

  只见,那匕首正在慢慢地弯曲,从刃尖开始,像卷面饼一般,自尖端一路朝手柄方向卷了过去!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