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我想问问,当年给我催眠的事,”十年来,这是第一次,莫锦提起那件事,关于那段丢失的记忆,在他遇见赵攸宁后,在他今天情不自禁吻了她后,让他突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求知欲,想要知道,当年的事,更甚是,当年的情,关于他和她。“莫先生,那一年的那段记忆,是你主动找到我要求遗忘的,我记得,你说过,太痛苦了。”十年过去了,陈医生至今仍然还记得,莫锦找上他时,那么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半点豪门贵公子的模样?

  那天的莫锦,一双眼睛赤红,脸上更是毫无血色,整个人仿佛被人抽筋剥皮,取走了灵魂,没有了半点的生机。“你看,忘了之后的这十年,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否过的快乐,但至少,你没了痛苦,生活的很平静。我不知道你最近遭遇到了什么,但是站在医者的角度,我认为,你还是不要记起的好。”当年的记忆,就像是埋藏在莫锦心底的炸弹,这么多年,正如陈医生说的那样,他过的很平静,像是一颗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在职业生涯上取得了无数令人艳羡的成就,而赵攸宁,就像是一阵风,让他的心,泛起了阵阵涟漪。莫锦站在窗前,沉默了很久,直到将手上的那根烟抽完,最终还是决定采纳陈医生的建议,他承认,现在的他,没有勇气去引爆那枚心中的炸弹,他怕,真相会将他炸的魂飞魄散。“好,我知道了,谢谢你,陈医生。”挂完电话的莫锦,又抽了两根烟,才下楼开车前往医院。

  病房内,护工已经帮赵攸宁擦好了身子,也换好了衣服,“麻烦你了,”赵攸宁浅浅的对着护工笑道,“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护工也笑了笑,就出去了。天色已晚,刘子睿已经睡着了,小屁孩还在床上翻滚了一下,不自知的将被子踢到了床下,赵攸宁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恰好这时莫锦走了进来,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拾起来被子,帮刘子睿盖好了,因为他才洗完澡不久,所以赵攸宁还能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见他朝着她走来,她的心又忍不住狂跳了起来,“你要不要跟睿睿挤一挤?”

  “不用了,我睡上去,怕是小家伙就睡不好了,我就坐在你身边就好。”说着,他就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然后把病房里的灯都关掉了,只留下了桌上的一盏台灯,亮度也被调到了最低,“困不困?”当他看着她时,赵攸宁觉得,那般熟悉的温暖,仿佛穿越了时光,隔着从前的种种迷雾,悠悠而来。“不困。”从前的她,就对他的温柔毫无抵抗力,现在依然。当她看到他眉眼间的疲惫,还有眼底的黑眼圈时,心,瞬间就有些疼,“要不你睡到我旁边吧,”她还是一如十年前单纯,单纯到只是想让他睡个好觉,还没待他回应,她就有些吃力的挪了挪身体,将不是很大的病床硬生生的腾出了一块足够他睡觉的空间。本是想要拒绝的莫锦,却在一念之间,改变了主意,他将鞋子和外套脱掉,然后躺在了她的身边,也没有伸手去拉被子。

  明明是有些暧昧的邀约,也是有些暧昧的姿势,但是此时此景,除了温馨,倒还真没有什么别的遐想空间。“做我女朋友吧,”他偏过头,深邃的眼眸中,倒映着她的倩影,他的眼底,是有她的,并且,他确信,自己的心里,也有她。不夸张的说,莫锦第一次深情款款的对着女生表白,换来的却是赵攸宁一副见到鬼的表情!这让他还真的是感觉到了挫败,“我是认真的,就像是今天的那个吻,虽然是一时兴起,可是我并不意外,从在办公室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觉得你不同,说不上哪里不同,但是我的心里却叫嚣着,想要你。”

  不合时宜的场景,不合时宜的地点,甚至还在她身体不适的时候,他就这么突兀的表白了,理智告诉她,应该拒绝,但是情感却告诉她,好难得,他还是喜欢上了她,尽管不是赵悠悠,尽管她现在是赵攸宁,最终,她的情感还是战胜了理智。曾经,她在书上看过一段话:

  感谢你赠予我一场空欢喜,

  我们有过的美好回忆,

  让泪水染得模糊不清,

  偶尔想起,记忆犹新,

  就像当初,我爱你,

  没有什么目的,只是爱你。

  “好。”像是害怕自己一犹豫就会后悔,她没有给自己太多的思考时间,就答应了下来。那种感觉,其实一点都不好,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好笑的像是一个玩笑,没想到,有朝一日,她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生,还是吻了她,还是跟她表白了。突然间,一股浓到化不开的悲伤,从她的心底浓烈的升起,悲伤至极的她,反而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抹绝然的笑容,那笑容,像是广阔无垠沙漠里的苍凉,没有快乐,只有绝望。

  “我会好好待你,”莫锦有些不忍看到她这样的表情,于是轻轻的将她搂进了怀里,如他所料,她的泪滴,落在了他的手心上,那么滚烫。莫哥哥,你早就已经不是我心里那个莫哥哥了?不是吗?可我还是贪心,自私的想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是那么没骨气,就是那么没原则,哪怕你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从前的我,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我的心,它一分一秒都没有忘记过你,莫哥哥,你知道吗?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终究是爱了太久的人,谁说年少的感情不深沉?谁又说,暗恋的心思,不期待回应?她放不下他,放不下那一年,初见时,身穿白色衬衣的干净少年,放不下那一年,湛蓝天空上,那一对齐飞翔的风筝,放不下他主动握着她的手。只是没有想到,那一抹执念,以为已经化成顽石,她和他,早已如两条平行线,永无交错,却在十年后,顽石上开出了花。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