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做她男朋友好不好?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赵攸宁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些什么。病房内的灯光不是特别的亮,橘黄色的光带着淡淡的暖,她因为才动完手术,是不可以吃饭菜的,所以此刻吃饭的只有莫锦和刘子睿,尽管她强迫自己不要去看他,也不要去关注他,但是目光还是会时常游离在莫锦的身上,他的吃相很好,慢条斯理,极为优雅,对刘子睿的照顾也很周全,时而帮小正太夹菜,时而又帮他盛汤。

  这般细致的动作,他一个大男人做起来,很是温柔,当年,他也是这样温柔的待她,让她一步步的陷入了对他的迷恋,一个人,情窦初开爱上的那个人,就像是在心里播下了一粒花种,要么开花结果,两情相悦,白头到老,要么烂在心里,肝肠寸断,至死不忘。像似感觉到她的注视,莫锦不慌不忙的抬眼,深邃的双眸,带着无尽的魔力,牢牢的锁住了她流转的眼波,两人之间,如同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赵攸宁,从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只能仓皇的移开了眼。吃完饭,莫锦就将桌子收拾了一下,刘子睿擦了擦嘴,就迈着小短腿走到赵攸宁身边,“小妈妈,你一个人不要害怕,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喊医生过来帮忙,我跟莫叔叔去去就来!”见他这么懂事,赵攸宁忍不住弯了弯唇,露出了一抹真挚的浅笑,“你放心,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这话,怕是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说给刘子睿听的,还是说给莫锦听的。待他们走后,赵攸宁紧张的情绪才得以舒缓,病房内的安静,也滋生出了她心里的波澜,白天,莫锦对她做了什么?他吻了她,不是吗?如果他已经不记得当年的赵悠悠了,那么说明什么?顷刻之间,一个可怕的想法涌向了她的心头,那就是,莫锦十年前没有喜欢上如花似玉的她,十年后,却喜欢上了其貌不扬的她!想到这,赵攸宁蹙了蹙眉,似乎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突然觉得这个想法又不是那么的成立,难道他的品味这么独特?

  “莫叔叔,你可以做小妈妈的男朋友吗?”一上车,刘子睿就眼巴巴的看着莫锦,语气中带着乞求的意味,“为什么这么说?”莫锦细心的帮他把安全带系好,才缓缓的问道,“因为我觉得小妈妈很可怜,她总是孤孤单单一个人,特别是这次她生病,差点都快死掉了!还好有你,如果你做小妈妈的男朋友,以后就可以好好的照顾她,这样我也比较放心。”刘子睿乌溜溜的眼睛盯着莫锦,早熟的他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看起来其实是有些滑稽的,可偏偏,莫锦对着身旁三岁的小孩一本正经的说道,“好。”

  昨晚走的匆忙,莫锦几乎都不记得有没有关好赵攸宁公寓的门,直到抱着刘子睿到达门口时,才发现慌乱中,门根本没锁上,而是虚掩的。不过还好,从外面看起来,门还是关着的,莫锦进去之后发现,似乎也没有生人进来过的痕迹。赵攸宁一个人在医院,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所以抓紧时间,先是帮刘子睿洗了个澡,然后又帮她收拾了一些衣物。这些寻常的事情,他却发现,自己做起来那么的似曾相识。当莫锦和刘子睿再度回到医院时,赵攸宁正躺在病床上发呆,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归来,“小妈妈,你在想什么,怎么那么入迷?”洗完澡后的刘子睿,看起来更加的白净,“没.......”赵攸宁原本想要否认,但觉得在孩子面前老是撒谎不大好,就没有说什么了。

  莫锦走过来帮刘子睿换好睡衣,然后又帮他盖好被子,这才转身对赵攸宁说道,“我找了个女护工,她一会儿会进来帮你擦擦身体,要是介意,可以把这个帘子拉上,”莫锦说着,就指了指隔在赵攸宁和刘子睿床上的那道布帘,“我回去换身衣服,再过来陪你,”他说着,就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动作和十年前一模一样,“不用.....我可以照顾好自己,”赵攸宁攥了攥手里的床单,心乱如麻,“不许任性,我现在不仅要照顾你,还有睿睿。”见她不再吭声,莫锦就拿起车钥匙和手机离开了。

  “小妈妈,我刚刚和莫叔叔一起去你家的时候,莫叔叔答应我要做你男朋友了!”莫锦一走,刘子睿就忍不住开始跟赵攸宁分享这个他认为的好消息,“啊!”赵攸宁惊呼了一声,病房外就响起了护工的敲门声,“赵小姐,我是莫先生请来照顾你的,现在能进来吗?”护工是个中年女人,声音不是很大。“能。”赵攸宁现在也顾不上问刘子睿了,加上她心里认定,也许只是莫锦敷衍小孩,才会那么说。“莫先生说你刚做完手术,那就还是不要下床了,我帮你用热毛巾擦擦身体,然后换身干净的衣衫。”护工憨憨的笑了笑,看起来十分的实诚。“好。”赵攸宁淡淡的应道。

  莫锦一天没去公司,堆积的公事虽然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一回到别墅,他就打开了电脑,处理了一些比较紧急的文件,在合上电脑前,还不忘给人事部经理发了条简短的邮件:赵攸宁生病住院在,给她批一个月病假。虽然只是一个小手术,根本没必要休息那么久,但莫锦还是觉得,她需要足够的时间去休养身体。一天一夜未眠,他着实是有些倦了,简单的冲完澡后,他穿了套新的西服出来,短发上还挂着些透亮的水珠,“陈医生,是我,”在这漆黑的夜,莫锦独自一人站在卧室的窗前,漂亮白皙的指尖,夹着一支正在燃烧的烟,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凝重,“莫先生,有事吗?”陈医生是莫锦的心理医生,这么多年,两人不常联系,但也没完全断了联系。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