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暗恋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吃甜的就不怕长胖吗?”莫锦这话刚一说出口,就觉得头猛然一下痛的厉害,他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就尽失,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你......没事吧?”不管怎么样,莫锦也始终是赵攸宁心上的那个人,见他十分痛苦的样子,她还是很担心的,“没事,”疼痛来的很快,消失的也很快,只是一句话的时间,他觉得就好了很多,只是眉宇间的那一抹凝重,还是在。后来,毫无疑问,这顿饭三个人都吃的相当的沉默,连一向是小话唠的刘子睿,都能够感受到氛围的不对,没敢开口。

  “莫总,我要先送睿睿去幼儿园,可能会迟一点到公司,”吃完饭,赵攸宁看起来十分的平静,她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隐藏的很好,莫锦没有立刻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从她的微微攥紧的手,他发现了她的抗拒,于是他明白了过来,放弃了要送他们的打算,点了点头,“那好,我就不送你们了。”赵攸宁很明显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面上的表情也放松了许多,倒是刘子睿有些舍不得莫锦,“莫叔叔,那你开车注意安全!”他个子矮,只能够抱住莫锦的腿,略显撒娇的说道“嗯,我会的。”莫锦蹲了下来,然后摸了摸小正太的脑袋。午后的阳光,正值盛暖,又是春天,越发的盎然,赵攸宁在莫锦开车走后,就牵着刘子睿坐上了一辆的士,“小妈妈,莫叔叔长得那么帅,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小孩子自然是没有大人的眼力,加上赵攸宁看起来也的确不像是喜欢莫锦的样子,言行举止中,透露出的胆怯和抗拒那么明显,所以他才会这么问,“睿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但是这个秘密你不能告诉别人,”为了以绝后患,赵攸宁决定这次一定要让刘子睿彻彻底底的放弃撮合她和莫锦的想法,“好,”小孩子最喜欢的就是听秘密,刘子睿也不例外,他很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好奇的看着她,“我其实心里有喜欢的人了。”她这么说,也不算是骗他,她是有喜欢的人,只不过那个人,也是刘子睿认为她应该喜欢的人,但事实就是,莫锦,并不是她能够触到的爱人。

  “那你能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吗?”刘子睿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赵攸宁,似乎对这个话题非常的感兴趣。“不能,睿睿也别问,好不好?”她对着孩子,始终是商量的语气,像是感应到了赵攸宁语气中的忧伤,刘子睿紧紧的搂着她的脖子,奶声奶气的安慰道,“好,小妈妈说不问,睿睿就不问了。”等把刘子睿送进幼儿园里,赵攸宁才离开,并且她还特意跟老师说了一下,她大概五点多钟才能来接孩子,老师很和善的同意了。紧赶慢赶,回到公司的她还是迟到了半个小时,大概是之前会议室里发生的一切消息封锁的比较好,赵攸宁并没有听到什么关于她的热议。

  “宁宁,我最后再问你一句,你和大BOSS之间,究竟是不能说还是你不想说?”玫嘉经过午休时间短暂的深思熟虑,决定还是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逼问赵攸宁,但又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八卦,所以就决定只问这最后一个问题,“不想说,”赵攸宁目光微垂,语气淡淡的应道,前尘往事,不过就是十四岁的她,喜欢上了二十岁的他,有什么不能说?一个花季少女,爱上了一个帅气青年,不过是再普通的事情,不是不能说,只是不想说,他不爱她,也忘了她,那么,她还能说什么?说什么都是伤,说什么都是痛,偏偏这伤痛说到底,还是她咎由自取,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暗恋,任何时候,都是伤人的。

  莫锦中午回到公司之后,就开始进入到了忙碌的工作状态之中,他十分专注的看着集团的发展计划书,以及几个重大的投资项目,人在忙碌的时候,也就不会东想西想了。直到日落西山,他感觉到有些疲惫的时候,才稍微让自己的大脑休息了一会儿,“LUCY,帮我泡杯咖啡进来,”他拿起电话,对着秘书吩咐道,“好的,总裁。”莫锦做了很多年的导演,也基本上拿遍了海内外的电影大奖,可以说他是华人史上最优秀的导演,当一个人抵达事业的巅峰,是人生的大赢家,但同时,却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孤独和寂寥。

  M集团的总裁办公室,装修的风格不似一般集团负责人那般沉闷,相反,莫锦的办公室,看起来是奢华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暖意,就像是他带给赵攸宁的感觉,明明看起来有些严肃的一个人,却偏偏,在不经意间,无声无息的击破你的心房,用最温柔的姿态,强势的霸占你的心。“总裁,您的咖啡。”秘书将咖啡送进来后就出去了,莫锦端起咖啡,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入口的滋味,是有些苦的,不知为何,他想起了今天中午赵攸宁点的那道糖醋排骨,他不是一个喜欢吃甜食的人,中午却忍不住吃了两块,醋的酸味和糖的甜味融合在一起,吃起来让他觉得还是不错的。至此,赵攸宁带给莫锦的感觉,是陌生而矛盾的,他可以确定,在他的记忆里,是没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但是他却又觉得,她是那么那么熟悉的一个人,这感觉,就像是他的心在大海上,在人世间,流浪了很久,碰到她,仿佛找到了栖息的地方。

  不过,内心深处却还有一个声音,拼了命的阻止他对她的靠近,所以,才有了每次看到她,都会不同程度的头痛欲裂。这也是,为什么明明莫锦知道,赵攸宁去美国的那一年,他失去记忆的那一年,那么凑巧,那么不寻常,他仍然没有去调查的原因,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他知道,自己本能在抗拒的,或许就是不应该的,不应该去对她产生更多的好奇心,不应该再去接近她。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