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相思不相识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刘子睿自认为非常机智的说道,莫锦心却不可抑制的下沉,似乎只要是想到赵攸宁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就觉得如同被人掐住了咽喉一样难受。注意力全部都放在刘子睿身上的赵攸宁,倒是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莫锦的脸色变化,“小妈妈最近很忙,再说,你还要上幼儿园,就别操心这些事情了,”她十分有耐性的摸了摸刘子睿的小脑袋,声音清浅的解释着,小屁孩似乎并不买账,仍旧孜孜不倦,稚声嫩气的开口劝说道,“你不可以自暴自弃的!电视里面都说了,女人要有爱情的滋润才会变漂亮,不然就像鲜花一样,会枯萎的!”饶是脾气再好,此时她也忍不住皱了皱眉,“睿睿,以后不许再和你姐姐一起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你还小,要看一些有益身心发展的儿童剧!”

  说着,她想着等再见到刘可昕,一定要再次和她好好谈谈刘子睿的教育问题,正当她思索着到时候要如何说服刘可昕时,身旁的莫锦悠悠然的开口,“其实睿睿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长期不谈恋爱,的确不利于身心。”他的心情是什么时候转好的呢?是在赵攸宁义正言辞的拒绝刘子睿开始,莫锦明明知道,刘子睿还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说的都是些童言戏语,当不得真,可他偏偏就是有那么一点害怕,害怕赵攸宁当真了,真的就去找男朋友。赵攸宁听到他这么说,忍不住有些胆怯的看了他一眼,却是什么都没有开口说,因为她心里清楚,还能说什么呢?

  很快,她就撇开了视线,没有理会莫锦,而是很认真的对着刘子睿说道,“睿睿,以后不要跟我说这些,我不爱听,明白吗?”赵攸宁通常情况下,都是和颜悦色的,但是把她逼急了,看的出来,她也还是有脾气的,并且,她的爆发,不是激烈的,而是忍耐到一定程度后的冷淡,那种冷,是比暴脾气更吓人的。刘子睿也被她这般的语气也镇住了,他小心翼翼的看了赵攸宁一眼,然后窝在她怀里开始撒起了娇,“我不说了,小妈妈你别生气,我再也不说了........”赵攸宁和刘子睿,虽然不是母子,但俨然亲似母子,一旁的莫锦此时倒是处于说不上话的尴尬境界,这些倒不是他在意的,他在意的是,为什么她总是喜欢躲避他?

  车子停稳后,赵攸宁率先带着刘子睿下车了,莫锦是稍微迟他们几秒才下的车,今天的他,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整个人不仅气度不凡,气场也颇为的强大,连刘子睿都在心里感叹道:只有莫叔叔这样相貌身材完美的男人,才能配的上他最爱的小妈妈!只是现在的他,万万不敢再开口了。“走吧,”莫锦先是走到了他们身边,当他低头缓缓的开口说话时,赵攸宁的心一紧,即便是没有抬头,她也知道,此刻男人一定是用一种探究而专注的眼神看着她,不是深情,却比深情更加的撩人,因为他就是一个那么有魅力的男人。十年了,她还是这样的不争气,他一靠近,她的心就开始雀跃,只不过这个时候,那颗雀跃的心,多多少少带着一抹苦涩。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

  古时候,人们将暗恋也称之为单相思,莫锦,你可知,我的相思,我的心事,甚至我的喜怒哀乐,在遇见你之后,都深深的被你所牵动,所影响,可你,却早已跟我不相识。赵攸宁点了点头,然后就牵着刘子睿跟在了莫锦的身后,三个人在旁人看来,非常像一家三口,只是“父子”俩的颜值都很高,而“妈咪”的颜值则是极为的普通。“想要吃些什么?”入座后,莫锦就将菜单递给了赵攸宁,刘子睿是小孩,递给他,他也不识字。“睿睿,你要吃什么?”赵攸宁因为刚刚在接过莫锦递过来的菜单,一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背,这让她心里有些紧张,不过面上还是强装着淡定,

  “我要吃玉米炒虾仁,还要一碗鸡蛋羹,再要一个冰淇淋!”刘子睿乖巧的坐在赵攸宁的身边,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菜单,虽然不识字,但结合着图片,基本上也能点出自己想要吃的菜。“冰淇淋不可以吃,我帮你换成果汁好不好?”小屁孩平常和刘可昕呆在一起随意惯了,这下被赵攸宁一管束,还颇有些不习惯,“那好吧,”他看起来有些兴致乏乏的点了点头。

  赵攸宁看了看菜单,或许是因为莫锦坐在身旁,她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心情吃东西了,于是没有点什么,就将菜单递给了莫锦,像是知晓她的情绪,男人在接过菜单的时候,那么自然,却又是那么故意的握住了她的手,他温热的掌心,就那般带着些许随意的包裹着她的小手,而两人的心境却是截然不同,莫锦是心满意足,而赵攸宁则是心惊胆战。

  她以极快的速度,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收回了手,“你还没点菜,”见她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莫锦却觉得心情愈发的好,他勾了勾唇,笑容极为的好看,连刘子睿都被吸引住了,“莫叔叔,你笑起来真的好..”小孩的词汇量毕竟有些,刘子睿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我就吃个糖醋排骨就好了!”赵攸宁非常不适时宜的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主要是她怕一会儿刘子睿有开启撮合她和莫锦的话题,她本来现在心里就很乱,他方才那般暧昧的动作明显是故意的,这让她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她的莫哥哥,本不应该是如此轻浮的男人。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