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克卜勒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赵攸宁去浴室刷了个牙,然后洗了个脸,年纪尚小的她还不会化妆,身上也只带着一个润唇膏,为了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展现最美好的一面,在梳完头发之后,她特意给自己抹了抹唇膏,让自己的唇色看起来亮丽一些。不过,她最失算的大概就是穿了莫锦的外套,当她下楼事,那模样,其实是有些滑稽的,活脱脱的像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那一点可怜的唇膏,根本就没办法挽救她一败涂地的造型。

  “悠悠,你穿着我的衣服,看起来还真是.可爱,”莫锦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眉眼间都带着笑意,大概是觉得这样的她很有趣,“莫哥哥,我在你眼里,是不是就只是个小孩?”她有些局促的攥了攥衣角,然后一步步的走到他身边,鼻子一酸,竟觉得有些委屈,“嗯,但是我相信,你很快就会长大的。”他起身,牵着她朝餐厅走去。莫锦觉得,等待也许很不错,他愿意等待她慢慢的长大,直到可以和他比肩而立。赵攸宁不是很饿,所以吃的不是很多,倒是莫锦,看起来胃口不错,吃了满满一大碗饭。“莫哥哥,你晚上睡在哪?”她问这话的时候,不带有一丝的暧昧,只是单纯的小女生在陌生的环境下,有些胆怯而已,不大敢一个人睡。

  “和你一起睡。”他说的一本正经,让赵攸宁吓了一大跳,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莫哥哥......你是说真的?”她脸上的惊讶,十分的明显,“假的,我逗你的,今晚你睡我房间,我去隔壁的客房睡。”他抬眼,似乎很满意她方才的反应,一张俊脸上笑的很有深意。“哦.”赵攸宁咬了咬下唇,感觉一颗心被他的话弄得七上八下的,“小脑袋在想些什么?你看起来有些失望?”莫锦已经基本上吃饱了,于是不紧不慢的放下了碗筷,专心致志的逗趣她。“没有.”赵攸宁身体一僵,立马摇头否认,因为低着头,而错过了他脸上的那一抹淡笑。睡觉之前,莫锦一来是担心她晚上发烧,另外也知道她害怕,于是找了张气垫床,铺在了她睡的房间里,这样能更好的照顾她。

  “莫哥哥,你那样睡,会不会不舒服?”卧室里的灯已经关掉了,只余下窗外的点点星光,“还好。”气垫床肯定是比不上卧室里的那张大床的,莫锦的确是睡的有些难受,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你真好。”那一晚,赵攸宁的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多年以后,赵攸宁想到那一晚,总是会点开手机听这一首歌:

  等不到你

  成为我最闪亮的星星

  我依然愿意借给你我的光

  投射给你

  直到你那灿烂的光芒

  轻轻的挂在遥远的天上

  当你沉静

  天空那条冰冷的银河

  粼粼的波光够不够暖和你

  当你想起

  那道源自于我的光芒

  我依然愿意为你来歌唱

  一闪一闪亮晶晶

  好像你的身体

  藏在众多孤星之中

  还是找的到你

  挂在天上放光明

  反射我的孤寂

  提醒我我也只是一颗寂寞的星星

  浩瀚的世界里

  更迭的人海里

  和你互相辉映

  当我们延续

  用尽所有思念

  唱一首歌给你

  给你

  这首歌的词曲作者Hush在歌曲发布后,在FB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因为光速与距离,肉眼在白天见到的太阳,都是八分钟以前的事情。即使到了晚上,月亮也只是反射从太阳借来的光芒,投射在地球上。人和人之间也是这样,得到某人的温暖,觉得茁壮了,便更有力量去关系其他人,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每个看似寂寞的人,就都不寂寞了。

  这十年里,赵攸宁一直在想,她是怎么样在没有他的日子里坚强的活下去的?寂寞是什么?寂寞是你爱的人,他不爱你,寂寞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读书,一个人旅行,寂寞是你周围的人,再热闹再喧嚣,你还是感觉不到真正的快乐。

  眼前的西湖,还是美的,只是当赵攸宁的思绪从过往拉回到现实中时,她才惊觉,自己的眼角已经湿润。再次重逢,她应该喜悦还是应该悲伤呢?毕竟,他曾经对她那般的好,也曾经,伤她那般的深。物是人非,他早已不是她的莫哥哥了,现在的他,是国际大导演,也是她的老板,他们之间的一切,他也许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只有她,还固执的守着那份最初的悸动,过往,像是一个牢笼,将她的心紧紧的关在里面,走不出,亦不想走出。赵攸宁在杭州住了将近一个月,她喜欢这般沉静的岁月,日子像是从她的皮肤上滑过,带着轻微的疼痛,用一种决绝而淡然的姿态提醒着她,时光的消逝。

  她是在酒店退房的时候,收到莫锦发来的短信:明天记得上班。赵攸宁并没有莫锦的电话号码,但是从这条短信的语气来判断,她觉得八九不离十是他。她只是看了一眼,就将手机放进了口袋,这一趟杭州之行,她想的很清楚,当年的他能够放弃,她不能,现在的他能够忘记,但是她也不能,但至少,她可以假装,假装她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过他,淡漠就好,陌生就好。当她坐上从杭州飞往北京的航班时,内心已经平静了下来,她早已不再是十四岁的她,那个傻乎乎的,天真的女孩,经过时光的洗涤,岁月的打磨,如今的她,心是千疮百孔,面目已被掩盖的全非,爱情,早已是她最深的禁忌。

  “悠悠,什么时候回来?”一下飞机,赵攸宁就收到了刘可昕的微信语音留言,她几乎隔三差五的就要问一次,“已经到北京了,”此刻,整个北京城已经华灯初上,让整个城市看起来呈现出了和白天截然不同的风貌,有些吵闹,却又不乏热闹。赵攸宁握着手机以为刘可昕打来电话时,电话却迟迟都没有响起。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