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天蝎男和白羊女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凌晓笑的一脸灿烂的抱住了莫锦的胳膊,嘴角下方的两个梨涡美的让人沉醉,女孩明明生着病,难受极了,却笑的很开心。“你是一个人在美国吗?有没有亲人照顾?”他的心里对她,此时除了喜欢,更多的是怜惜。“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读书。”说到这,她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淡的悲伤,那是她心底最深的伤。“今晚和我回别墅吧,我照顾你。”他说的那般的自然,又是那般的坦荡,仿佛,他照顾她,理所应当。“会不会太打扰?”她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眼角却浮起了遮掩不住的欣喜。“不会。”他的回答,依旧简洁明了。网上说,天蝎座的男生十分高冷,性格属于思辨型,拥有着高度敏锐的洞察力,凛然正气的天蝎男,对外界的戒备心非常强。

  天蝎座的男人是杯烈酒,即便有些外表看起来温和淡然,他依然是一杯看起来像白开水的高粱酒,在你毫无防备一饮而尽之后,马上就醉的分不清方向了。天蝎座的男人带有魔鬼般的魅力,让你犹如被催眠一样被他吸引。吵架的时候,他口不择言,每一句话都让你心碎,你一定会恨死他的。可是等他怒火平息,他弯下腰吻你淌血的心,那种甜蜜又立刻麻醉了所有的疼痛,他就有这种能耐。天蝎座的男人有一眼看穿你的本领,他似乎一眼就看出了你渴望些什么,害怕些什么,当你的眼光与他交会的刹那,你就注定难逃这场惊心动魄的爱情历险。天蝎座的男人专注于某一件事情的时候,给人一种自信而坚决的感觉,那种全力投入,势在必得的表情真的非常迷人。天蝎座男人的醋劲,跟他所有其它的情绪一样强烈,一旦燃起他的嫉妒之火,恐怕很难收拾。莫锦,就是天蝎座。

  网上说,率真的白羊座,富有强大的想象力,热情勇敢,即便面对困难挫折也勇于迎接挑战。在火星的守护下的白羊座女生,通常是积极而坚强的,在她的内心,对于梦中的白马王子是渴望的,并且,心里其实总是充满着童话般的梦想。白羊座的女生内心多半是正直、善良、脆弱。只要你真心的关怀她,在她受到委屈的时候,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么她会成为你一生忠实可靠的伴侣。赵攸宁,就是白羊座。从星座上来说,他们并不是彼此的良配,但是截然不同的性格,却造就了对方致命的吸引,大概,这也是,他们相爱的这么早,却又分开的那么快,爱情,有时候,不过是宿命不怀好安排的一场意外。

  “莫哥哥,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东西送给我?”赵攸宁一想到两人“单独”去别墅“过夜”,就忍不住有些小激动,但其实她也知道,他说照顾,肯定也就是单纯的照顾,她认识莫锦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是太短,对于他的人品,她还是很相信的。“你生病,都是因为我那天的迟到,这些是向你表示歉意的。”莫锦开车的时候非常的认真,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这话,答的滴水不漏,但是他心里却很清楚,说出来的,并不是他心里全部的想法,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他喜欢她,只是,现在还不适合说出来。“也不怪你,是我没有注意看天气预报!”毕竟还生着病,聊着聊着,她就开始咳嗽了起来,一张小脸瞬间也变得通红,泪眼汪汪的模样,看起来很可怜,莫锦将车子停了下来,然后伸手开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好半晌,她才慢慢缓过来,“现在开始,不许说话了。”他蹙了蹙眉,语气显得忧心忡忡,他怕她再说话,嗓子都会哑掉。

  赵攸宁乖乖的点了点头,之后真的是一路安静,一个字都没有和他说过。时隔两天两夜,莫锦再一次将赵攸宁带了回来,只是这一次,两人都无心欣赏园子里的美景,径直的走进了别墅。“告诉我,你现在哪里不舒服?”见她早就想开口但是又不敢,他眼神就变得柔和了起来,“鼻子堵了,喉咙疼..还有胸口一咳嗽就扯着疼,”两人站在客厅里,他微微的弯着腰俯视她,而她昂着下巴,仰视他。“你先上去洗澡,我去帮你冲点燕麦,垫垫肚子,”上次的食材基本上已经用完了,莫锦想着现在天色还不算是太晚,先让她吃点垫垫肚子,一会儿等她睡下了,他再开车出去买吃的。“那我先上楼去了!”说着,她有些不舍的松开了他的手,然后直直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步伐轻盈的上楼去了。莫锦一直等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他才慢条斯理的走进厨房,想着她洗澡大概还需要一点时间,于是决定先给她炖个雪梨,让她润润肺。

  赵攸宁上楼的时候,心情不可抑制的雀跃,她没有想到,自己生的这场病会让莫锦表现出这么大的关心,她会快乐也很正常,毕竟幸福就是和有情的人,在一起。一个小时后,莫锦端着一个托盘,优雅的朝着楼上走去,他的眉宇之间,多多少少还是带着些许愁容,她的病,还是让他有些揪心。卧室里,赵攸宁正坐在床上等着他,身上穿的那条裙子,正是她上周六准备美美的穿给他看的,此时此刻,她露着两条纤细的小腿在床边缓缓的踢着,似乎有些无聊。“先把这碗麦片吃了,然后再把雪梨吃了,最后再吃药,”莫锦将托盘放在桌子上,赵攸宁就穿着拖鞋朝着他走了过来,“这么多?”她虽然有些讶异,但还是乖乖的端起了麦片,莫锦见她穿的这么少,看起来很是单薄,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冷不冷?”赵攸宁边喝着麦片,边看着他,窗外已经没有了日光,但是她的心里还是觉得很暖。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