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舍不得她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长大”,“以后,”落在赵攸宁的耳朵里,是多么妙不可言的辞藻,就像是一曲欢快的钢琴曲里,最跳跃的音符,不可或缺的独特。出门之前,她站在他身边,主动而自然的牵起了他的手,当感觉到他手心温暖的时候,她脸上灿若繁星的笑容,几乎感染了身旁的他。“把你的手机给我,”上车之后,想到今天害她傻傻等在雨中,除了内疚,他也意识到自己的疏忽。赵攸宁笑眯眯的将立刻把手机递给他,不用问她也知道,他准备做什么。当他修长的手指仔仔细细的开始输入他的手机号码时,赵攸宁觉得,她的心已经开始开心的飞扬起来了。

  这是不是预示着,以后,她都不会找不到他?亦代表着,他已经默许她存在在他的身边了!当她看到自己手机里联系人里出现“莫锦”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心,忍不住狠狠的跳了跳。“以后,不管是你有事,还是我有事不能准时赴约,都可以打给对方。”“那平常呢,”两个人坐在狭小的车厢内,都需要侧着身子,才能看向对方,赵攸宁的眼神闪了闪,“我是说,要是我平常想找你,可以打给你吗?”车厢内的光线很黯淡,他英俊的脸部轮廓,却那么清晰的映入了她的眼帘,她喜欢的男生,她崇拜的男生,就像是烛火,让她如飞蛾一样,情不自禁的交出了自己那颗稚嫩的心。

  “可以。”她那般直直的注视,毫不掩饰爱慕的眼神,温暖了他那颗微凉的心。他和她,就像是水和火,在遇到彼此之前,他就是那沉闷的湖面,而她,却是一簇闪亮的火热,在一起,是那么的不同,却又是那么的相融。说完,莫锦就坐直了身体,然后发动了车子,在他眼里,她总是那么的容易满足,又是那么容易的高兴。这周六的见面,虽然有些波折,还把赵攸宁给弄生病了,但是两人都觉得心里还是满足的,这大概就是有情饮水饱。

  “莫哥哥,你开车回去注意安全!”赵攸宁下车的时候,十分乖巧的趴在他的车窗边,软软的叮嘱着,“嗯,快回去吧。”他催促着,她才依依不舍的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见他还没有走,目光盯着她离开的方向,女孩的心情就愈发的好了,她冲着他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才哼着歌离开。一到家,赵攸宁就迫不及待的躺在了床上,然后掏出了手机,翻开莫锦的手机号,短短几秒,就将他的备注从“莫锦”改成了“莫哥哥,”她喜欢这般亲昵的称呼他。

  昵称,是她的秘密,她希望,这个世界上只有她这样称呼他,那么,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未来还是现在,他都会记得,“莫哥哥,”是她对他的专属称呼。送完赵攸宁,莫锦又折回了别墅,可以说,赵攸宁打破了他很多的习惯,例如作为豪门贵公子的他,从来都不会洗衣做饭的,但是今天为了她,不仅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现在还回来帮她把洗过的衣服晾了起来。晾完衣服,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迎面的这条裙子,在他看来,虽然幼稚但不乏美感,她今天应该是想要穿的漂漂亮亮的来见他吧?无奈一场大雨,破坏了她所有的幻想,阴差阳错,换来的,却是他的心疼和担忧。

  如果不是这场大雨,如果不是站在大雨里楚楚可怜的她,如果不是淋湿的她跟着他过来,那么,怎么会有春光乍泄的一幕?悠悠.他在心里,缓缓的叫着她的名字,唇边,却漾起了一抹深刻的笑容,才分开,他就已经舍不得她了。那一晚,刘可昕传了一首歌给赵攸宁: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

  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跳过水坑,绕过小村

  等相遇的缘分

  你用泥巴捏一座城

  说将来要娶我进门

  转多少身过几次门虚掷青春

  小小的誓言还不稳

  小小的泪水还在撑

  稚嫩的唇在说离分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那年你搬小小的板凳

  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

  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

  你在树下小小的打盹

  小小的我傻傻的等

  小小的感动雨纷纷

  小小的别扭惹人疼

  小小的人还不会吻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当初学人说爱念剧本

  缺牙的你发音却不准

  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

  小小的手牵小小的人

  守着小小的永恒

  歌手的嗓音有些沙哑,但是旋律很好听,如诉如泣,述说着一个干净而悲伤的过往,那个时候的赵攸宁,是不能理解的,她只是由着自己的性子,给刘可昕回了两个字:一般。所有的歌曲,电影,小说,包括舞蹈戏曲,只有能引起共鸣的,才是最感人的,她不懂,是因为她对于感情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加上她和莫锦的感情,已经有了破土而出之势,自然是难以理解,情逝之殇。刘可昕大概是睡着了,过了好几分钟都没有再给她回短信,而赵攸宁,在吃完感冒药后,却迟迟兴奋的睡不着,思来想去,她又给莫锦发了一条短信,还是只有两个字:晚安。

  这一次,她足足等了半个小时,等到她的脑海里把他所有为什么不回短信的可能,都想了一遍,他才回了一句:嗯,早点睡。他发短信的风格和他平常说话的风格如出一辙,即便是只有这么短短的四个字,还是让赵攸宁觉得心满意足,她在床上滚了滚,一时兴奋,还差点掉到地上去了!而莫锦,因为觉得别墅里还留有她的气息,索性就直接睡在了这里,没有回莫家去。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