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小幸运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她的举止,是暧昧的,只是年纪尚浅的她不自知,但这并不代表他也不知,莫锦缓缓的张开了嘴,吃掉了她喂过来的菜,谁说纵容不是爱?倘若不是她,他又怎么会如此配合?“你简直就是个天才!”小女生的爱,大部分都是从好奇,依赖,崇拜开始的,而赵攸宁很好的实践了这个过程。二十出头的莫锦,不夸张的说,从小就是天之骄子,长得好看,家世好,学习也优秀,自然,接受过无数人,无数次的夸赞,按理说,现在对于任何的夸奖都有了免疫,但赵攸宁不同,她昂着下巴眉开眼笑的看着他的时候,所有夸赞的话,像是一股加了糖果的溪水,甜甜的流进了他的心里。

  “去洗手,然后准备吃饭,”他勾了勾唇,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然后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想着她怎么这般矮?分明,分明就还只是个孩子。“好,”说着,她就像一阵风一样从厨房跑了出去,洗手去了。洛丽塔?她会不会是他的洛丽塔?而他们的结局又会是怎样的?是喜还是悲?莫锦望着她的那一抹倩影,深深的想着。“辛苦了,你多吃一点!”餐厅的桌子比较高,椅子又比较矮,两人面对面坐着,赵攸宁要给莫锦夹菜,就必须要站起来,“悠悠,你坐到我身边来。”见她有些吃力的伸着手臂,莫锦拉开了身边的椅子,示意她坐过来,女孩迟疑了一下,然后就笑嘻嘻的跑了过来,爱情里,再细小的事情,也会让人欣喜若狂。

  那个时候的赵攸宁想,多么幸运,我找到了你,跨越千山万水,我漂洋过海,来到你的身边,多么幸运,你不讨厌我,还待我这般的好,多么幸运,我能坐在你的身边,尽管,我显得那么的渺小。“莫哥哥,你放心,我会慢慢的长高长大的,等我十八岁成年以后,我就会长成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她边吃着菜,边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嗯,那你现在是什么?”莫锦心情很好的问道,“现在是小美女啊.......虽然我不像你们学院里的女孩漂亮妩媚,但是我是潜力股,就是说,等我长大了,会和她们一样漂亮的!你不知道,我在我们学校,也算是长得好看的,”

  她这般着急的解释着,只是希望,希望他能够等等她,等她长大,她在害怕,害怕他喜欢上了与他同龄的女孩,私心希望,他只对她一个人好。就算她不说,在他眼里,她也是漂亮的,更重要的是,她的单纯,像是弯弯的月牙,那么纯粹,那么白净。“那你就多吃点,这样才能长高些,”两个人每次站在一起,基本上呈现的就是最萌身高差,她踮着脚也只能到他的胸口,这样总是让他觉得,自己带着的是个孩子,“我会长高的!”他正在心里这么想着,她就立马站了起来,孩子气的站了起来,然后夹了一大块肉,放进自己碗里,一脸坚定的看着他。

  “好了,别淘气了,快吃饭,你还小,还有好几年的发育期,我可不想揠苗助长,再说你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小小的个子,多可爱。”他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宠溺,那宠溺之所以会让赵攸宁在这段感情里越陷越深,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像他,这般的对她。赵攸宁虽然没有父母的疼爱,但是赵振坤对她的教养方面,还是培养的很好的,聊了几句后,她就没有再和他说话,而是乖巧的坐在他身边吃饭,偶尔,她也会帮他夹菜,关心的意思很明确。“我来洗碗!”吃完饭,赵攸宁和莫锦一起收拾好了碗筷后,她就自告奋勇的说道,“好。”他没有拒绝,只是细心的帮她把袖子卷了起来,看到她细嫩如藕的胳膊,目光平静如水。

  水管里的水哗啦啦的流着,她放了些洗洁精,然后才开始洗碗,她洗的很认真,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大概是怕分神了会洗不干净。直到所有的碗碟都洗的干干净净,她才有些无助的看向他,“莫哥哥,你帮我放一下,”碗柜有些高,对于他来说,轻而易举,对于她来说,难度颇大。他不疾不徐的伸手接过她手上的盘子和碗,然后将它们整整齐齐的放进来碗柜里,两人收拾好这一切之后,天色已经陷入一片漆黑之中了。“我该回去了,”走出厨房后,赵攸宁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嗯,你站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先上楼去收拾一下。”莫锦上楼之后,将她的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想着等送完她回去,在过来把衣服晾起来,赵攸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了十几分钟,他才不慌不忙的走了下来,“你的衣服,下次过来的时候再带回去,这些药你拿着,晚上记得再吃一颗,如果发烧了,记得吃退烧药或者是看医生。”

  他将药递给她以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钱,“这是你上次留在我车上的,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这钱我是不会收的,我是个大人,而你还是个孩子。”赵攸宁犹豫了一下,原本是不肯接那些钱的,但是一看他略显沉静的眸色,她就不敢不接了,“可是.......今天你又花钱了,每次都让你花钱......我不好意思呀!”那时候的赵攸宁不懂,男人为自己喜欢的女人花钱,除了天经地义,还有心甘情愿。一个人没有任何目的的对另一个人好,那是因为,他真的就只是想要对她好,舍不得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一丝丝的困扰。“没关系,等你长大了以后再还给你我。”他说的那般的云淡风轻,眉眼间,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如果当时的她,知道自己要用十年的痛苦时光来偿还此时的甜,那么她会不会迷途知返,会不会安静的离开?只可惜,这世上,谁也没办法去预知未来,我们能做的,只是把握现在,至少,最开始的她和他,都是快乐的。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