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吃糖可以暂时忘记悲伤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为什么喜欢拍电影?你爸妈支持你吗?”赵攸宁咬了咬吸管,因为之前哭过,眼底还匍匐着一抹淡淡的雾气,“我喜欢用镜头去记录人们的生活,表情,不管是真实的,还是演出来的,人生百态,都很精彩。”谈起自己热爱的电影事业,莫锦的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你还没有回答我后面的问题!”她才不关心他说的这些大道理,她只想要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怎么管教孩子的,宠溺的?还是严格的?“这还用问,当然是支持的,我可是他们的儿子!”莫锦说这话的时候,显得骄傲满满,而赵攸宁,听在耳朵里,却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与此同时,她又想着,也许像莫锦这样一无所知,才是最好的。

  “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喝完最后一口汽水的赵攸宁,不合时宜的打了个饱嗝,即便是她迅速的捂住了小嘴巴,但还是为时已晚,于是她只能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不可以!”莫锦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在我眼里,你还是个孩子,但是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我们没有共同的话题,也没有共同的爱好,非常不适合做朋友!”

  莫锦承认,他对这个突然缠上他的小女生,似乎并不讨厌,相反,她很多让人觉得啼笑皆非的举动,还让她感觉到非常有趣,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应该让她进一步的靠近。“怎么不适合?我们有共同的话题啊,不是达成一致,来食堂吃炸鸡吗?爱好,我很臭美,你不是喜欢拍电影吗?那你拍我好了!这样不就也算是有共同的爱好了吗?”

  赵攸宁这个时候,小脑袋转的非常快,面对她的强词夺理,莫锦也有他自己的方法应对,“你经常和我在一起,会给我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还会引起别人的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我是你的女朋友吗?”赵攸宁一激动,就喜欢站起来,似乎这样更加有气势,莫锦轻飘飘的扔给了她一个“你想太多了的表情”,“我怕人家误会你是我十几岁生下的私生女!”赵攸宁的确是看起来很小,而且在美国十几岁未婚生子的大有人在,虽然莫锦的这个说法有些夸张,再怎么说,他也才二十岁,而她已经十五岁的,但是还是将赵攸宁给唬住了。

  她愣了半天,才缓缓的问道,“就算别人这么认为,会给你带来什么困扰呢?你是不是怕和我做朋友,会妨碍你找女朋友?那这样好不好?我保证,不占用你过多的时间,就每周一下午,你回家的时候,我陪着你走那么一段?”赵攸宁不想好不容易和他刚刚建立的一点点联系,就这么给断掉了,理智告诉莫锦,此时应该毫不犹豫的拒绝,但是看到她那张漂亮精致的小脸上,满满的乞求,他又心软了,拒绝的话,怎么都开不了口。

  “我知道你叫莫锦,我叫赵悠悠,”十年前,那个无所畏惧的小女孩,的确是叫赵悠悠。她说着,就很郑重的跑到他身边,然后朝他伸出了手,以示友好,莫锦笑了笑,轻轻的握了握她的手,“那说好,以后别再逃课了。”那一天,两个人正式成为了朋友。

  走出食堂时,赵攸宁的笑容很甜美,“莫锦,我以后叫你莫哥哥好不好?莫哥哥,你长得真好看!”女孩脸上的笑容,很是纯真,“走吧,我的车在学校的停车场,今天开车送你回去。”他说着,就从口袋里把车钥匙拿了出来。一上车,赵攸宁就将自己的书包翻了个底朝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包可乐味的软糖,她拿出一颗,然后递给了莫锦,他皱了皱眉,“我不吃糖的,你也少吃点,不然会蛀牙的!”

  这般的语气,倒真的是很像大人在训斥小孩,见他拒绝,赵攸宁也不勉强,她将糖果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咀嚼了起来,“甜甜的,多好吃。”有些人喜欢吃糖,是因为在生活中的某些伤心,通过糖果带来的甜蜜,可以暂时忘记悲伤,譬如说从小被母亲抛弃的赵攸宁。

  “你周一下午都是逃课出来的吗?以后别逃课了,我们的见面,改在周六的下午,我开车来接你,对了,你的父母呢,他们也在美国生活吗?”听到他这么问,赵攸宁垂着脑袋,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开口说。

  不明真相的莫锦见她这么难过,以为她成长在破碎的家庭里,父母离异,然后又各自再婚,将小小年纪的她给送出了国,“你的糖果要化掉了,还不快吃!”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她,见她似乎很喜欢吃那个外形看起来有些像巧克力的糖果,他只能靠这个转移话题,“莫哥哥,真的很好吃,你要不要试着尝尝看?”

  赵攸宁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然后小手又拿出一颗,递到了他的唇边,莫锦认为,在这个时候,不应该拒绝满脸期待的她,于是就张开了嘴,她的指尖,不可避免的碰上了他的唇齿,两人的心底,都不禁一颤,车内狭小的空间里,气氛变得有些异常。

  “挺甜的。”最后为了打破这僵局,莫锦没话找话的说道,“好吃吧,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不过没有了,下次吧,下次我再给你带一盒!”赵攸宁就是这么情绪多变的小女生,很容易就从忧伤变得开心。

  “你多大了?有没有十五岁?”对于她,莫锦的确是了解的太少,除了知道她叫赵悠悠,其余的,基本上一无所知。“今年十五岁,还在上初中,”她说着,就将那个空掉的糖盒放进了书包里,“我还要回去写作业呢,英语真的是太难了,现在每天上课,内容倒是很简单,但是老师讲的英语,我都只能很勉强才能听懂。

  不过我正在用心的学习,相信很快,我就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此时的赵攸宁,俨然已经将莫锦视为可以依赖的人,她这般的信任,让莫锦还是有些不解,知道她接近他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是他也试图问过,怎么也问不出来,小女孩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口风还是很紧的。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