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西湖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小妈妈,你的休假旅行,为什么不带上我?”半天插不上一句话的刘子睿,终于等到了一个可以说话的机会,“睿睿不是要去上幼儿园了吗?我总不能耽误你的学习吧!”赵攸宁觉得,自己现在都快成撒谎精了,对着莫锦撒谎就算了,现在对着三岁的刘子睿,也撒谎了!

  “别听你小妈妈忽悠你,没看到她一脸苍白,面部呈现极度病态的模样,要么,就是她再度暗恋失败,要么,就是她病的不轻!估计自己的焦头烂额,还有空想你?”刘可昕基本上猜的八九不离十,当然,也顺带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她的谎言,“小妈妈,姐姐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一点都没有想过睿睿吗?”小正太明显因为这个无情的事实,而感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他撇了撇小嘴,然后泪眼汪汪的看着赵攸宁,一副累觉不爱的小模样,看起来既可怜又可爱。

  “睿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赵攸宁觉得,从早上对着玫嘉开始作解释,然后是刘可昕,现在是刘子睿,她真的是语言匮乏了!“现在知道,只有我对你才是真爱了吧!”什么叫补刀小能手?说的就是现在的刘可昕,她摸着刘子睿的小脑袋笑眯眯的说道。

  “可昕,你不要这么伤害孩子幼小的心灵!我承认,我是在逃避一些事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下子,就都变的乱七八糟!”赵攸宁说着,就剧烈的咳嗽的起来,一半是因为感冒,一半是因为情绪激动,“小妈妈,你怎么了?”“悠悠,你别激动,我刚刚是逗你们玩的!”母子俩同时有些焦急的开口,面上满满的担忧,“可昕,你说,他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曾经有一个叫赵悠悠的女孩?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只能选择暗恋吗?那是因为,我给过他很多爱的暗示,可是他从来都不会回应我......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忘不了,放不下一个不爱我的人?”

  赵攸宁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她的神色,看起来非常的哀伤,饶是刘可昕和她认识了这么多年,也很少看到她的情绪这般的失控,“宁宁,你冷静一点,没事的,都过去了........会忘掉的......”

  屏幕那边的刘可昕紧紧的皱着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而刘子睿直接被吓哭了,一大一小,一个是默默垂泪,一个是放声大哭,看起来都是很悲伤的模样。

  良久,赵攸宁的情绪才慢慢的平复下来,她交代刘可昕好好照顾刘子睿,就关掉了视频通话。最后,为了怕有人再打扰,她干脆关掉了手机,坏的情绪,有的时候就像是病毒,会传染的。赵攸宁感觉,昨天已经褪去的高烧,似乎又卷土重来了,她不想动,连拖鞋都没有脱掉,直接蜷缩在床边,那是一种极为脆弱和绝望的姿势,

  从小到大,她已经习惯了不开心,就将自己关起来,似乎这样,她才能找回到一点安全感。

  雨下了整整一晚,赵攸宁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凌晨三点的时候,发烧烧到脑袋疼,她这才起来,吃了点药,就又回到了床上。春季,本来就是流感的高发季节,加上她心底藏着事,所以,明明是一场小小的感冒,却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古诗中是这样描写西湖的: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艳抹总相宜。

  早晨赵攸宁醒的不算早,醒来之后,她的气色很差,洗了个热水澡,才好了一些。见天色已经放晴,她就换好衣服,走出了酒店,步行了十分钟后,就来到了西湖边,美景就像是美女,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人不多的时候,西湖是沉静了,美好的让人心旷神怡。

  沿着西湖走了一个小时后,赵攸宁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她的心,在这一刻是平静的,而思绪,却不由自主的飘到了十年前。十五岁的赵攸宁,在没见到莫锦之前,对他是充满了好奇的,但是在见到他之后,她却发现,自己除了好奇,似乎还有些那个时候,她并不是很懂得的情愫悄然的出现了。

  原本,她到美国,只是想要看看,那个和她亲生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孩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人们很多时候,最初的念头,却总是会酿成最后最意想不到的结果。

  那天之后,赵攸宁只要有空,都会往莫锦念的电影学院跑,只是能见到他的时光,并不多,因为他很忙,另外,他去的很多地方,她根本就进不去,比如图书馆,比如食堂,比如教室,这些,都是需要身份识别的。不过很快,她就发现,他每周一都会步行回家,不是自己开车,也不是司机送,而是走回去,赵攸宁在发现这个规律的时候,既有些兴奋,又有些不解,因为他回家的路,是要走三个小时的!

  她是在第三个星期在他回家的路上,偷偷跟踪被发现的,那是在一个安静的街角,他突然转身问道,“你跟着我干什么?”那个时候的莫锦,二十出头,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而赵攸宁才十五岁,妥妥的少女一枚,并且,还是美少女。“我没有跟着你.......我就是.......”赵攸宁低着头想了半天,才红着一张小脸,“就是随便走走。”

  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初中生,穿着校服,背着书包,头发扎了起来,显得一双眼睛格外的晶亮。“好,那你先走,我再回家。”莫锦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目光如炬的说道,赵攸宁点了点头,就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随便走走模式,然后华丽丽的迷路了,那个时候的她,刚到美国,英文也不是很好,走丢了之后,除了恐惧和害怕,真的就没有别的情绪了,眼见着天越来越黑,她拉住行人,想要问问路,但是越慌越乱,越乱越慌,别说是完整的句子,她连一个完整的单词都说不清楚了......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