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被隐藏的美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人在陷入幻想的时候,总是变得很勇敢,但是在实际的现实之中,可能就变得,胆小很多,譬如说,现在的赵攸宁,别说是没有勇气用真面目来面对莫锦,她连面对世人的勇气,都没有,十年了,一直害怕,害怕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某个不经意的地点被他认出来。洗澡之前,赵攸宁将贴在脸上的那一层皮肤给摘了下来,如果说,十五岁的她,容貌已经惊人,那么,现在的她,完全可以称的上惊艳,她的肌肤,像是无暇的白玉,眉目如画,双瞳剪水,带着几分深情,还带着几分淡定,小巧的鼻,还有那淡粉色的唇,让她的五官,看起来精致而美好。

  洗完澡之后,赵攸宁觉得,身体冰冷的厉害,即便是知道,自己大概是快感冒了,亦或者,是已经感冒了,但她还是没有力气,再跑下楼去买感冒药,抱着也许睡一觉就好了的想法,她还是爬到了床上,将那层皮肤,又覆在了脸上,才盖上被子,闭上了眼睛。晚上的开业酒会,莫锦看起来依旧是风度翩翩,俊逸非凡的模样,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有些走神,他很确定,是因为赵攸宁而走神,不过,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她。

  “莫总,编剧部那边,赵攸宁组长,辞职了,我还没有批,想着先来问问你,”人事部经理见莫锦正好旁边没人,就赶紧走了过去,莫锦没有立马应答,面上的表情,看起来也没有太多的变化,在人事部经理以为,他大概是批了赵攸宁的辞职时,只见他喝了一口红酒后,缓缓的开口,“是什么原因?业内,有比我们集团给的工资更高的吗?”“她说是个人原因,目前的行情来看,我们集团给她的,算是业内最高的薪水了。”对于赵攸宁的突然辞职,人事部经理虽然很诧异,但还是非常专业的在按照流程走,如果莫锦这边同意了,那么就要和赵攸宁协商赔偿的事情了。

  “这件事,我再和她沟通一下吧,等酒会结束后,把她的履历表,发一份给我。”

  “好的。”

  和人事部经理不同,莫锦对于赵攸宁的辞职,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意外,很明显,她一直都试图和他保持着距离,算上第一次在办公室,他们一共见过三次,第二次,莫锦记得,是在一家西餐厅,她的目光,是看着他的,第三次,应该就是白天的时候,在楼梯间,两人的不期而遇。她的眼神里,明显的对他,有抗拒,还有闪躲,而她辞职,似乎,更加证明了一点,大概,他们曾经,真的认识。

  人事部经理的办事效率很高,当酒会结束后,莫锦一回到别墅,手机就提醒他,有新的邮件,赵攸宁的履历表,看起来,并没有太多特殊的地方,中规中矩的念书,然后毕业后开始上班,只是,让莫锦心底一紧的是,她曾经,去过美国,并且,在那里上过学,而那段时间的记忆,莫锦是没有的,他出了车祸,身体恢复的很好,从小到大的记忆也都在,除了那一段时间,醒来后,变成了一片空白,但是时间不长,对他的生活,看起来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所以,他也没有刻意的去找寻。

  这种种的迹象表明,如果赵攸宁真的认识他,应该就是在那段时间,那段空白的记忆里,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是否真的认识?为什么,她要假装陌生?那一晚,极度困乏的莫锦,却是久久的没有办法入眠,她的身影,一直都在他的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出现,搅得他心神不宁。

  第二天一大清早,莫锦洗了把脸,连衣服都没有换,就直接开车,准备去赵攸宁的住处。她的履历表上面,有详细的地址和电话,原本,他是在出门前,有给她打电话的,但是没有想到,她的手机关机了,他的心底,现在有太多的疑问,所以,一整晚没有睡觉的莫锦,匆匆忙忙的朝着她住的公寓赶去。

  赵攸宁一直都处于昏睡之中,她的脸,因为发烧,而变得红红的,嘴唇看起来也很干,紧紧皱着的眉头,大概是因为她非常非常的不舒服。莫锦敲了很久的门,直到他以为,赵攸宁根本不在家,这才听到开门的声音,“可昕......”处于昏昏沉沉状态下的赵攸宁,根本就没怎么注意看门外站着的人,她朋友不是很多,这个时候,只有刘可昕会来找她,见半天没人说话,赵攸宁强打起精神,缓缓的睁开的眼睛,当看到来人是莫锦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我一定是在做梦!

  莫锦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赵攸宁,微皱的睡衣,乱糟糟的头发,长相普通的脸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黑框眼睛,不仅看起来很凌乱,而且很没有精神。“我能进去吗?有事情找你谈。”他可没有忽略,她方才把他误认成了别人,但是,也没有表现的太过于介意。“莫总,请进.”赵攸宁收回了自己吃惊的视线,然后侧了侧身,让他进来,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离的很近,她仿佛,闻到了他身上还有淡淡的酒精味,如果现在赵攸宁不是发着高烧,那么,她一定不会忽略掉,男人身上还穿着昨天的那一套西装,并且,眼底有重重的黑眼圈。

  “你先坐会儿,我去帮你倒杯水!”原本就因为生病而呼吸有些困难的她,在见到他之后,呼吸就更加困难了!莫锦端端正正的坐在赵攸宁客厅的沙发上,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公寓不大,应该只有她一个人住,收拾的不算是非常整洁,但也觉得谈不上邋遢,这倒是很符合,一个编剧创作者的日常。刚走进厨房,赵攸宁才悲催的发现,家里没有热水了,冰箱里也没有任何可饮用的东西,“哐当!”一声,准备烧水的她,不小心将水壶掉到了地上!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