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辞职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赵振坤早就知道,莫锦才是他真在的外孙,赵攸宁其实和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起初,老人是觉得,孩子这么小,就被亲生母亲给遗弃了,很是可怜,后来,一直带着身边,发现她极为的聪慧,学东西很快,性格也比较安静,也就在心里,当成亲生外孙女一样养着了。

  “外公,你知道,他回来了,是不是?”赵攸宁终究,还是不可能在她最尊敬的人面前,掩饰的那般好,“铺天盖地的新闻,想不知道,也不可能,宁丫头,你放心,外公,永远是你的外公,这是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改变的。”赵振坤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很大的变化,这么多年,在他看来,连女儿都没有去和莫锦相认,他这个做长辈的,自然不会去节外生枝。“我不是那个意思......”赵攸宁攥了攥衣角,心里有些紧张的解释道,她并没有在害怕或者抗拒赵家人和莫锦相认,她只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他,如是而已。

  “好了,丫头,听外公一句劝,如果你觉得,莫锦的归来,让你不舒服,那么你就远离他。如果,你放不下,还喜欢他,那么就勇敢的去追求你的幸福。”人活到赵振坤这个年纪,岁数大了,经历的事情多了,自然也就将很多人情世故,都参透了。赵攸宁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的看了赵振坤一眼,她承认,自己这趟过来,的确是希望,能让自己在见到莫锦后,陷入困境的思绪,得到赵振坤的指点。

  又坐了一会儿,赵攸宁就起身离开了,原本是答应赵振坤留下来吃晚饭的,但是她觉得,现在,此时此刻,她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北京的春天,在市区,三环以内,现在其实很难感觉到,春纪盎然的新意了,赵攸宁没有让赵振坤的司机送,而是自己打车,回的公寓,在路上的时候,她盘算了一下,自己银行卡里,还有大概七八万块钱,即便是辞职,她也还可以撑一段时间。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起的早,又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赵攸宁刚刚到家时,就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大脑也觉得晕乎乎的。她强打着精神,打开了电脑,然后从网上下了一个离职报告的模板,写到一半,想了想,又都全部删掉了。最后,索性点开了一个空白的文档,写了一个非常简短的离职报告:因个人原因,决定辞职,愿意赔偿给公司造成的任何损失。已经毕业两年的赵攸宁,早已不是职场小菜鸟,如果不是被逼到这个份上,她真的不愿意这么迫切的离职,不说对集团的影响好不好,光是对她个人来说,损失就相当的大。

  没有想到,她的辞职报告刚发给人事部不到三个小时,人事部的经理就亲自给她打来电话:“赵小姐,你知道,现在我们M集团已经成功上市,作为国内目前实力最强劲的影视制作及娱乐公司,对于一个编剧来说,我认为,这是最好的归属!”

  自从赵攸宁原来的公司被卖给了M集团之后,很多的内部管理,都进行了大换血,这位人事部经理,据说,是莫锦高薪从香港的一家公司挖过来的,所以说话,自然没有那么的谦虚,“谢谢,我辞职,是由于我个人的原因,和职位薪水这些,都没有关系,我会尽快将手头上的工作整理好,以邮件的形式,发给你。”赵攸宁隔着电话,淡淡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EXCUSEME,你的意思是,明天你就不打算过来了吗?”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对方很明显,提高了音量,似乎对赵攸宁这么匆忙的离职,有些不解,还有些不满。

  “嗯,就是这个意思,对于我造成的不好的影响,我表示深深的歉意。”虽然赵攸宁也不知道,放弃这个工作,她的未来会在哪里,但是心里的一个声音,那么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告诉她:莫锦,是她不该再去接触的人,纵然,现在的他,完全已经不认识她了,甚至,或许连曾经的赵悠悠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是,她还是不可以,不可以和他见面,也不可以有任何的交集,因为十年前,她就知道,莫锦可以很好的管住自己的心,但是她不可以,她爱他,十五岁时,就疯狂的爱上了他,

  是爱,更是迷恋。

  “赵小姐,你这样突然的辞职,真的是让我很为难,这样吧,作为人事部,我们只是负责,帮你办离职手续,至于你的离职申请,还是要等到你的上司批准,等我跟他沟通后,再回复你吧!”“好的,谢谢你。”其实赵攸宁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上司是谁,之前,她们的那家公司不大,她有什么事,基本上都是直接找老板汇报,今时不同与往日,除了被莫锦召见过一次以外,她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上司是谁。

  因为头有点疼,所以赵攸宁没有再去过多的纠结,关于离职的这件事,她去浴室,准备洗个热水澡,然后睡一觉。拿着睡衣,站在镜子前的赵攸宁,看到眼前陌生的自己,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这张属于自己,但不是真实自己的脸。甚至,在这个时刻,她在心底,生出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念头,那就是,掀开这张覆在脸上的面具,冲到莫锦的面前,问问他:

  你还记得,十年前的赵悠悠吗?你说,我的眼睛,让你觉得熟悉,是不是因为,这么多年,你一直记得,记得我的双眸?除了眼睛没有伪装,基本上,赵攸宁算的上是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一个人,曾经要有多么难过?一个人,曾经要有多么难堪?才会这般,放弃了自己的过去,遮盖住原本的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