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是她儿子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妈咪!”赵攸宁刚走出公司大楼,一个软软的肉团子就扑向了她,“把舌头捋直了说话!”赵攸宁赶紧接住扑向她的肉团子,宠爱的笑道,小妈妈,我们晚上吃啥?”这瞬间的港台腔变成东北腔,让赵攸宁哭笑不得,正说着,肉团子就抱着她重重的亲了一口,“我可想你了.”小屁孩情意绵绵的模样,简直是堪比偶像剧的男主角,“你想吃什么,我们就去吃什么。”赵攸宁眼底满满的宠溺,显然很爱怀里的小孩,“欧耶!小妈妈最好了!”刚一说完,他就睁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男人,“你是谁呀,这么看着我们做什么?”

  显然,赵攸宁忽略了身后的莫锦,她赶紧把孩子放了下来,“睿睿,这位叔叔是我的老板,”三个人,就这样面面相觑,最先打破僵局的是三岁的刘子睿,他踮起脚尖,学着大人的模样,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你好,我是她儿子,我叫刘子睿,”莫锦勾了勾唇,笑的一脸灿烂,他不紧不慢的弯着腰,也伸出了手,“你好,我叫莫锦。”

  “好了,睿睿,不是说肚子饿了吗,我们去吃饭了!”赵攸宁将孩子抱了起来,然后对着莫锦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拜拜!”刘子睿对着莫锦露出了一抹纯真的笑容,还挥了挥手,直到走远,他才奶声奶气的说,“小妈妈,那个叔叔长得好帅啊,要是被姐姐看到,肯定会去追他的!”赵攸宁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些无语,“你姐姐人呢?”

  话音刚落,坐在一辆白色宝马里的刘可昕,挥舞着她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悠悠,这里!”赵攸宁从前不叫这个名字,是从美国回来之后,她央求赵振坤帮她改的,从前,她叫赵悠悠,刘可昕是赵攸宁在美国读书时的同学,美籍华人,十八岁未婚生子,她从未跟赵攸宁提过孩子的生父,也不许刘子睿喊她妈妈,只让他喊她姐姐,孩子在见了赵攸宁之后,非常的喜欢她,在刘可昕的怂恿下,一直喊赵攸宁小妈妈。原因是,她觉得赵攸宁看见她儿子,就母爱爆棚的样子。

  其实,赵攸宁一方面确实是喜欢孩子,另一方面,是觉得刘子睿听可怜的。纵然刘可昕是富家女,不会在物质上亏待这个孩子,但是她也不敢堂堂正正的告诉父母,她生了孩子。或许,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赵攸宁的故事,是莫锦,而刘可昕的故事,大概是刘子睿的爸爸。你看看你,自己穿那么一点就算了,连你儿子也穿这么少,小脸都冻红了!”赵攸宁拉开车门,抱着孩子坐了进去,忍不住蹙着眉说道,“这还不是为了把他打扮的潮一点吗?现在光棍那么多,我可不想他输在起跑线上,没听网上说,恋爱要从娃娃抓起,特别是男孩!”刘可昕穿着一件香奈儿的外套,刘子睿则是一身D&G,母子俩的确穿的价值不菲。“就你歪道理多,别把孩子冻感冒了!这次又是从哪里回来的,还走吗?”赵攸宁抱着刘子睿,在他软软的手掌上捏了捏,“哈尔滨,之前呆了几个月,拍了特别漂亮的雪景,过两天洗出来了拿给你看看,这次回来短期内不会走,他要上幼儿园了,不能再跟着我到处流浪了!”刘可昕说着,还拍了拍刘子睿的袋,“我才不要去上幼儿园,和那群幼稚的小朋友在一起,会无聊到爆的!”刘子睿扒开了刘可昕的手,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有趣的很,“你不幼稚,你不是小朋友?”赵攸宁知道现在的小孩早熟,却不曾想,三岁的刘子睿这么早熟,“你看看,他跟着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所以才要送去学校,让老师好好管教啊!”刘可昕一脸的不以为意,似乎她到现在还没能接受自己是一个母亲的身份,和那一年毅然决然决定生下孩子完全不同,要不是刘子睿的到来,或许刘可昕将会过上和现在完全不同的生活,小的时候,她的成绩非常好,一路跳级,所以尽管她比赵攸宁小三岁,两个人却是同班同学,也是要好的朋友。“你这么一说,倒是挺有道理的,不过学校教育是一方面,你自己还是要多关心他,爱护他,”赵攸宁着实喜欢刘子睿,这孩子长得白白嫩嫩的,说话也好玩,特别让人喜爱。“对,姐姐和小妈妈都要给我爱,要用爱让我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温暖,不然,我就会抑郁,会自闭,然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话如果出自一个十岁以上的孩子,可能没什么,但关键是,他才三岁!三岁!“刘子睿,你说话的风格,就和你小妈妈的打扮一样,老气横秋!你才三岁,不是三十岁,好吗!”刘可昕皱着眉,非常不爽的在刘子睿的屁股上拧了一下,“喂,这位大姐,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还揪我的屁股,真的是没礼貌,不害臊!”大概刘可昕一向对孩子放养,以至于刘子睿过早的接受到了网络和电视的荼毒,你可真的少让他跟着你一起看言情剧了,太阻碍他的身心发展了,你应该陪着他看动画片,”赵攸宁真的是对怀里的孩子感到深深的担忧,“动画片,他有看啊,蜡笔小新,他的最爱,其余的,都不爱看!”刘可昕这话一出口,赵攸宁就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因为刘子睿要吃牛排,赵攸宁宠着他,自然就答应了,这小破孩被她们俩惯坏了,吃牛排一定要吃好的,“睿睿,你今天吃了这顿牛排,你小妈妈一个月的工资就打水漂了!”刘可昕将车子停了下来,她的生活一向很随意,有的时候很有钱,可以豪掷几百万买台车,有的时候很穷,浑身上下,不超过一百块钱,比如说现在,就是她穷的时候,所以才带着儿子来找赵攸宁蹭饭。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