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熟悉感

  • 小说: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 作者:灵小小
  • 更新时间:2016-07-11

“赵小姐,你可以直接进去,总裁在里面等你。”秘书微笑的说道。赵攸宁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推开了门,

  没有任何多余的空间和铺垫,两个人的视线,猝不及防的撞在了一起。赵攸宁的心,狠狠的疼了一下,

  那种疼痛,就像是有人捏着你的心,一点一点的拧着,疼极了,偏还叫不出声。“赵小姐,坐,”莫锦的语气,礼貌而客气,俊脸上的神情,冷淡而疏离。“嗯。”赵攸宁垂下了眼帘,径直的坐在了他的对面,此时,两个人之间,明明只隔了一张桌子,她却觉得,仿佛隔了一整个的人生。

  “不必紧张,抬起头看着我,”他突然出声,十年了,她有十年没有隔着这么近听到他的声音了,此刻听起来,熟悉而又陌生。赵攸宁的双手攥了攥衣角,然后缓缓的抬起了头,“你的眼睛,为什么我觉得如此熟悉?”原本,只是例行公事的见一见下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女孩走进办公室的那一秒,他分明感觉到了不同,至于哪里不同,莫锦也有些理不清楚,只是凭着感觉问道。

  赵攸宁浅浅的笑了笑,“大概是我这样长相普通的女孩太多了,所以你才会觉得熟悉。”她的回答,听起来滴水不漏,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个答案,那么尖锐的割开了她的心,像是在船上跳舞的小人鱼,每一步,每一句话,都疼的厉害。莫锦似乎并不是非常认可她的答案,男人深邃的目光,动声色的打量着她,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直到,他感觉到脑袋炸裂一般的疼痛,才勉强停止了对她的打量。“你编写的剧本,受众面很窄,要知道,在影视圈,只有写主流的故事,才能赚钱。”莫锦手上拿的是赵攸宁的资料,还有她近几年的作品,“在学校被誉为鬼才写手,你的老板很赏识把公司卖给我后,极力的推荐你,”说到这,莫锦又抬头看了她一眼,他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对上她的双眸,脑袋就会很疼。“写故事是我的爱好,小众并不代表不好,许多在国际上获奖的电影,在国内,也都遭遇了票房的滑铁卢,但这并不代表导演的电影拍的不好。”莫锦点了点头,他是做导演的,自然能够对赵攸宁的话产生共鸣。“你是个很有思想的编剧,今天找你没有别的事,就是通知你,职务照旧,工资涨10%,你们公司,只是这次集团收购的一小部分,一周后,集团会有一个盛大的成立宴会,记得和玫嘉一起安排好你们手下的员工。”

  他说了很多的话,可是很明显,她听的心不在焉,走神的厉害,在莫锦考虑要不要重新说一遍的时候,却听到她淡淡的开口,“好的。”简短的交谈之后,赵攸宁就走了出去,莫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烦意乱,是的,在赵攸宁走神的时候,他竟然有点生气,甚至有想要发脾气的冲动,只是最后忍住了。

  “啊,对不起!”赵攸宁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保洁阿姨不小心撞了她一下,立马道歉道,“没事,”赵攸宁摇了摇头,跟没感觉似的。“怎么样,宁宁,见到莫导有没有尖叫!要不是初次见面,我一定要和他合影,要签名,然后在朋友圈好好的炫耀一番!”玫嘉心比较大,没有注意到赵攸宁的异样,拉着她,喋喋不休的说。“嗯,是挺意外的,没想到他会变成一个商人。”赵攸宁自然不可能像玫嘉那么激动,但是为了避免显出她的异样,所以她还是开口附和道。

  十年了,她有十年没有见到他了,二十多岁的他,穿着白色的衬衣,干净,帅气,三十多岁的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沉稳,霸气,她想着,时光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了更多的是美好,然,为何如今的他,愈发的吸引人?

  那一整天,赵攸宁完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工作,对着电脑,一整天没有打出一个字,

  心里,脑海里,满满都是莫锦的影子。好不容易挨到下班,她婉拒了玫嘉看电影的邀请,说自己有些不舒服,一到点,就收拾好东西下班了,很多人都很相信缘分,缘分是什么?是那个人,不管你想不想见,不管是不是在对的时间,你总是会遇到,不仅是遇到,他还能轻而易举的带走你的全部心跳。

  赵攸宁刚进电梯,就遇到了莫锦,她犹豫了片刻,想着要不要进去,男人却很绅士的帮她按住了电梯,“赵小姐,下班了?”如果不是前面的那一句赵小姐,那么她一定会在他熟悉的语气中,再一次深深沦陷。“嗯。”她硬着头皮,上了电梯,然后站在离他最远的距离,如果他们之间,此时的场景出现在电影里,那么电梯一定会出故障,然后女孩有幽闭恐惧症,直接扑进了男人的怀里,他们的关系,可能自然而然发生质的飞跃。但现实是,电梯没有坏,赵攸宁,也没有幽闭恐惧症,“有车吗?要不要我送你?”极为礼貌而普通的话,莫锦却觉得自己的心里有种莫名的紧张,“不用了,我住的地方坐地铁比较方便。”赵攸宁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仿佛面前的男人是豺狼虎豹,她有多远,就想躲多远。

  很快,电梯就到了一楼,赵攸宁也不在乎莫锦是不是她的上司,直接飞快的走了出来,和他在同一个空间里,让她觉得整个人都呼吸不畅。以为已经忘掉了,忘掉了那段不羁的青春,为已经忘掉了,忘掉了记忆里的那个人,却到今天才发现,时间并没有从她的心里带走他,十年的时间,她以为的忘却,不过是自编自导的自欺欺人而已。

  赵攸宁眼底的仓皇而逃,莫锦不是不知道,他不禁皱了皱眉,不夸张的说,通常女生看到他,不是尖叫就是微笑,很少有她这样,只想着逃跑的。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