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终于出现了

  • 小说:英雄联盟之逆天召唤
  • 作者:萌萌师太
  • 更新时间:2016-07-11

看着坚定的洛兰,袁虎耸耸肩,笑道:“但这是事实,以盗贼工会的手段,在决定出手的时候就已经将你们一并认定为敌人了,最多也就是主次之分罢了。”

  “如果我因为担心连累你们,而让你们现在离开的话......盗贼工会的刺客肯定会用最快速度先解决了你们,然后再重新找上我!”

  “留在我身边,反倒比离开更加安全,相信我!”

  洛兰耸耸肩,脸色虽然凝重,但却坦然接受了袁虎的话,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想过逃走。

  光明圣女的骄傲,不允许她那么做!

  简单的几句对话,袁虎对洛兰的印象大为改观,暗道这个光明圣女还真是个不错的姑娘,当然,如果不继续打斑马的主意那就更好了。

  队伍迅速前进,小心戒备之下,很快又发现了不少埋藏在地面中的钢针,还有几根绷紧的钢丝。

  虽然看起来好像是老掉牙的手段,可这些手段往往是最有效的暗杀方式。

  “能找到这里并提前布下陷阱,看样子在离开战血小镇的时候,盗贼工会就已经盯上我了!”袁虎心中想着,对盗贼工会的手段也暗暗佩服。

  可既然陷阱已经被发现了,他们为什么不现身?袁虎对此疑惑不解。

  队伍继续前行,又是半个小时左右,依然没有敌人的身影,有的只是随时都可能出现的陷阱。

  “咔!”

  一声轻响,一位佣兵分会执事的脚踩在了一根干枯的树枝之上,就在此时,距离他不足十米的地面中突然斜斜的射出一根锋利的箭矢。

  那箭矢的尖端闪烁着紫色的寒芒,显然是涂了剧毒的,而刚刚他所踩中的那根树枝,不用想也知道是让箭矢射出的机关。

  箭矢破土而出,向着那位分会执事射来,不过这位执事毕竟是九阶强者,只见他在电光火石之间将手中的战斧横在身前。

  “轰!”

  箭矢射中了战斧的斧面,虽然成功将箭矢拦了下来,可是箭矢上附着的冲击力却让他忍不住后退了半步。

  可就是这半步,却让他的一只脚踩在了身后的一撮杂草之中。

  噗!一杆尖锐的长矛从杂草中钻出,从他的脚心贯穿,直接穿透了他的小腿肌肉,从侧面斜向上钻出。

  “啊!”

  强烈的疼痛让这位在佣兵界打拼十余年的老佣兵忍不住惨叫一声,随后,当机立断,战斧横扫直接将自己受伤的腿斩断。

  没错,就是硬生生的斩断。

  那长矛上的剧毒比之先前那两位少女被钢针所伤时中的毒还要猛烈,这位执事在受伤的一瞬间就已经感受到剧毒侵入到了他的血肉之中,如果稍微犹豫片刻说不准就从他的腿部直接进入上身要害了。

  血淋淋的断腿连带着那根长矛一同留在了地上,惨烈的情景让距离较近的几位少女都惊呼起来。

  “净化术!”

  连续几道白光,落在了这位执事的身上,将流血不止的伤口稳定下来。

  “大叔,你先别动,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大叔,伤口包扎之后,我们扶你到马车上!”

  几位少女手上的动作非常熟练,看样子平日里没少这样帮助别人,袁虎看在眼里,心中对光明圣庭已经大为改观。

  难怪光明圣庭骑士团团长贝加特当初没有对我出手强抢斑马,这光明圣庭确实对得起正义两个字。

  “不能这样下去了!”袁虎眉头紧锁,敌人一直没有现身,可是他们已经连续有三人受伤了,而且都是很重的伤势,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也许最后其他人也得一个个倒下。

  “斑马,去天上,给我找出敌人!”

  袁虎眼中冷芒闪烁,咬牙切齿的说道,然后手掌一翻,猩红之刃出现在掌心之中,这狰狞无比的血腥兵器刚一出现,就引来洛兰的目光。

  “你怎么用这样的武器?”洛兰那柔和的双眉微微皱起,好像特别厌恶这样的杀伐兵器,从上面扩散的血腥之气,任谁都能看出这把兵器上染过无数的鲜血。

  袁虎淡淡的说道:“从盗贼工会的六大执事之一手里抢来的,那个人好像叫血人吧?”

  血人......这个名字如果被血图本人听到肯定会死不瞑目的。

  娘了个蛋的,我堂堂盗贼工会六大执事之一,圣阶强者!你杀了我之后竟然连我的名字都忘记了?

  此时,斑马已经展翅飞到空中,从高中俯视着下方,神阶的感知之力同时扩散而出,时刻注意着任何风吹草动。

  “分会长,咱们怎么办?要不要离开!”远处,一位分会执事对克洛德说道。

  克洛德深吸一口气,脸色不断的变换,最后咬牙道:“走不了了,以目前的情况,只有继续前进着一条路了!”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所有人的脸上都凝重无比,他们也真正的领会到了刺客在暗杀时所显露出的耐心。

  除非有把握袭杀敌人,否则绝不会轻易现身,这种耐心,绝非常人能比。

  此时,队伍的左侧,距离数百米,锐雯的身影正在草丛中小心翼翼的前行着,直到现在,她也没有发现任何的风吹草动。

  突然间,锐雯的脸色猛地一变,抬起手,目光落在自己那纤细的手指上,只见指尖之上不知何时竟然粘上了一层绿色的粉末。

  这是刚才锐雯用手拨开杂草时粘上的,显然,是有人将这些粉末特意涂抹在了杂草的枝叶上。

  “手掌麻痹了?”锐雯眉头紧锁,活动了一下手指,却发现手指竟然有些不受她的控制了。

  好在只是麻痹,并没有别的中毒症状!

  就在此时,锐雯突然间身子猛地一颤,紧接着,双脚在地上一踏,身子斜斜向左侧飞射出去。

  “嗖!”

  一道破风声响起,一把匕首毫无征兆的出现,划过锐雯刚刚所站立的位置,那是一把漆黑无比的匕首,划过之时甚至一丁点的寒光都没有出现。

  “真是意外啊,竟然被躲过了!”一个戏虐的声音突然出现,紧接着,声音的主人握着那把匕首从隐身中显露出身形。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