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那就割掉吧

  • 小说:英雄联盟之逆天召唤
  • 作者:萌萌师太
  • 更新时间:2016-07-11

召唤姿势如此坑爹,不过袁虎不忍也不行啊,双眼紧盯着手中的卡片,随着他一声召唤,那卡片化作无数的光点从他的手中消失,随后,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闪烁着绿色光芒的魔法图案。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魔法阵,魔法阵散发着淡淡的杀伐之气,一声声惨叫和咆哮从魔法阵中传出,就好像魔法阵的另一端连接着血腥的战场一般。

  “这么大的出场阵势,不愧是我最爱的大锐雯啊!”

  袁虎傻笑起来,魔法阵上的魔法图案迅速的转动,上面的绿色光芒越来越亮,随后,光芒猛地一收,整个魔法阵突然归于平静。

  “咔咔!”

  一声声清脆的响声出现,魔法阵上瞬间被无数的裂痕布满,随后竟然如同破碎的镜子一般爆裂开来,紧接着,一个身影从破碎的魔法阵中走出。

  银色的短发,暗银色的铠甲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子,那一双充满着坚定和对死亡藐视的眼睛静静的看着袁虎,带着审视,也带着忠诚。

  “I'm_Riven!”

  锐雯一摆手中满是裂痕的符文之剑,缓缓单膝跪在袁虎的面前,随后,她双手抓住符文之剑高高的举过头顶,好像是在等待着一种仪式。

  符文之剑宽若盾牌,巨大无比,可是在锐雯的手中却如若无物,就好像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似的。

  “嘟嘟!停一下!”袁虎听到锐雯的介绍之后,连忙抬头叫道:“系统,游戏的汉化是不是出问题了?怎么英语都出来了?”

  “叮!”

  “请稍等,系统正在进行汉化补丁包重新加载!”

  “你大爷啊,要不要这么不靠谱?”袁虎翻了个白眼,嘴角一阵抽搐,还好锐雯只是用英语介绍自己的名字,如果说TM别的东西,袁虎还听不懂呢。

  “咳咳,I'm_huyuan!”袁虎吭哧瘪肚的憋出一句话,脸上尽是别扭。

  锐雯静静的看着袁虎,冰冷的面孔上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开口说道:“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时!我的双手沾满了罪孽与鲜血,但,我还没有失去灵魂,今日听从主人召唤,锐雯将为主人重新挥舞符文之刃,勇往直前,扫平前方一切的荆棘与阻碍!”

  锐雯的声音在清脆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沙哑,语气竭诚无比,就好像面对的是她的信仰一般,她的双手依然高举着符文之剑,等待着主人的接纳。

  “额,汉化完毕了?”

  该死的系统,害得我说了一句纯东北味的英语,袁虎心中满是怨念,他本来还想在锐雯的面前表现的高大上一些,可一句英语就把他的形象给毁了。

  娘了个蛋的,就这TM破游戏还想让老子充钱?就算哪天老子有人民币了也不会消费在你身上!

  仔细的打量着锐雯,虽然此时锐雯已经尽可能的收敛自己的气息,可袁虎依然感受到一股血腥,真不知道锐雯的符文之刃上到底沾染了多少敌人的鲜血,难怪她说自己的双手沾满了罪孽和鲜血。

  袁虎见锐雯高举着符文之剑一动不动,心中一转,微微一笑伸手按在了符文之剑上,原本他是想将符文之剑接过来,然后用剑身搭在锐雯的肩膀上,那是主人接受骑士效忠的仪式。

  然后在说一句“我接受你的效忠!”那场面简直酷毙了。

  只可惜袁虎抓住符文之剑之后,第一下竟然没能提起来。

  我勒个去?这把符文之剑到底有多重啊?连我这种融合了异常属性的身体都拿不动?

  袁虎有些傻眼了,手掌按在符文之剑上一时尴尬不已,他的力量很强,从和盗贼工会的人战斗的时候就能看出来,全力爆发的力量会让敌人感觉到窒息,但袁虎不知道的是,能否拿起符文之剑并非靠力量来衡量的。

  “主人,在这个世上,只有我才能拿起这把巨剑,它跟随我征战沙场,早已与我的灵魂融为一体。”

  锐雯微微的昂着头,与袁虎对视着,并未在意袁虎的尴尬。

  “咳咳!我只是摸摸符文之剑上的纹路,话说这些魔法图案真的很漂亮啊,哈哈!”袁虎干笑一声,装模作样的抚摸起符文之剑上的魔法图案。

  眼角的余光见锐雯还在盯着他,而且对方的目光好像将他看穿了似的,无奈之下,袁虎只好投降道:“好吧,我承认我没拿动它,行了吧?”

  说完,袁虎手掌按在剑身上,高声道:“我袁虎,接受放逐之刃锐雯的效忠!”

  听到袁虎如此说,锐雯明显松了一口气,手中巨剑一转杵在地上,人已经缓缓站了起来。

  “锐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家人了,先说好,不许叫我主人,要叫我老大!”袁虎说着,目光在锐雯的胸口扫过,微微皱起眉头。

  锐雯平静的说道:“老大?叫起来是不是太别扭了,不过算了,只要主人喜欢就好!”

  见袁虎盯着自己的胸口看,锐雯眉毛一挑,不着痕迹的将手臂环抱在胸前,沉声道:“老大,有什么不妥嘛?”

  “没事!”袁虎轻咳一声,小声道:“你是为了战斗的时候方便,所以用布带在上面缠了很多圈吧?会影响发育的,而且时间长了,还可能引发变形,病变,甚至肿块之类的。”

  “。。!”锐雯实在有些不习惯袁虎的这种关心方式,而且这种事情直接说出来真的好吗?不过一想起袁虎刚刚那一句“家人”,锐雯心中那一点不满也就消失了。

  “谢谢老大关心,锐雯会注意的!其实这种累赘的肉团,我早就想一刀割掉了,免得战斗的时候晃来晃去的影响发挥!”

  锐雯淡淡的说着,手中的符文之剑在自己的胸口比划了一下,吓得袁虎冷汗直冒,连忙叫道:“停,停!我只是说缠着布带不好,没说让你割掉,我勒个去,你的理解能力到底停留在几岁孩子的智商啊?”

  “不是要割掉吗?没关系的,战场上断手断脚都是正常,锐雯能忍受这种疼痛!”锐雯眉头一皱,好像觉得自己的老大在小瞧她。

  袁虎捂着脑门一阵无语,有些气恼的说道:“行吧,你就当我没说过刚才的话!布带什么的,爱缠着就缠着吧!不过我命令你,以后不许再出现什么割掉的念头,知道吗?”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