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小飞机真好玩

  • 小说:重生之神级学霸
  • 作者:三胖
  • 更新时间:2017-11-08

0  下午的英语课是在多媒体教室上的,刘猛也破天荒地来上课了,同学们看到他多少有些意外,老大贼溜溜跟刘猛坐在了一起,低声笑道:“这几天又贱哪去啦?手机也总是关机,找不到你人,我很焦急呀。”

  刘猛瞪大了眼睛,看着老大,调笑道:“不是吧,老大,你找我干什么?不是找了一个家教么,这几天正好家长不在,我就陪读陪夜了。”

  说起这个老大感兴趣了,“小萝莉还是小帅哥?”

  “嗯,小萝莉,不过很调皮!”刘猛还是说了实话。

  老大捶了他一拳,贼笑道:“你小子行啊,萝莉养成!这可是高端人士首选,但凡成功人士,就没一个不是这样的。”

  “打住,打住。”刘猛想起周诗妍多次捉弄自己的样,就汗毛倒竖,还养成个屁,不想在此问题纠缠,转移话题道:“没事不找妹子,急着找我干什么?不象老大的风格嘛。”

  我草,说起这个老大就骂了一句,又压低了些声音说道:“我特么可不就是找妹子嘛,还记得上次期中考试过来要认识你的江海妹子么,就是说话又软又柔的,被我搞上了。”

  “我草,老大你真行!”刘猛也不禁学着老大的样子,捶了他一拳,恭维道。

  我草,老大愤愤不平,气道:“行个屁,结果这妹子三句话二句不0离你小子,原来是千方百计从我这探听你的消息,看看你们一个两个的,蒋唯心特么的,一来就搞了一个,还差点搞出人命,东东家里有个青梅竹马的,程诚家里有个蜜里调油的,老马这个老-玻璃就不说了,就剩下我一人呀,你说我惨不惨!”

  老马经常早出晚归,在老大的心里已经想当然给他下了定义,却忘记老马看毛片比谁都欢快。

  “你说我惨不惨!”老大接着问道。

  “听着似乎真有那么一点惨呀!”刘猛低声笑道。

  “作为我最好的兄弟,你是不是该帮帮老大,解决一下老大的终身幸福?”老大直勾勾看着小兄弟刘猛,那勾-人的眼神看着刘猛发毛,连忙摆手求饶,“行了,行了,到底想说什么,就说吧?”

  “还是这个小迪的妹子呀,老大很喜欢,而她又崇拜你,我想找个机会介绍你跟她见面,然后你说点狠话,最好把她打击到哭,然后我再出来安慰,怎么样?”

  听完老大的鬼主意,刘猛不禁直皱眉,这什么乱七八糟瞎玩意,不由得沉吟起来。

  “草,小猛,老大对你怎么样?好不好?事关老大的终身,你敢不帮?”老大装着恶狠狠的样子说道。

  “帮,肯定帮,只是这法子好使嘛?那行吧,你帮我把稿子写好,我照着念就行了,这么做太损了吧0。”对于老大的要求,刘猛也只能无耐答应。

  “生米煮成熟饭了,那就是好事一桩,你就是干了一件大好事,老大绝不会亏待你的。”老大笑的相当贱。

  两人正低语着,杨韵进来了,先是异常严肃地扫视了全班一眼,看到刘猛来了,表情这才柔和了一点,嘴角轻轻动了一下,又忍住没笑出来。

  “同学们,这节课我们不做练习,给大家品鉴一部电影,执着和坚持,《阿甘正传》。”

  杨韵话音刚说完,全班就爆发热烈的欢呼,相比于枯燥的听读课,当然是看电影爽快的多,虽然没有字幕,想看懂意思也得认真去听。

  所有的灯都关了起来,杨韵开始播放电影,将画面切入到每个人面前的多媒体设备上。

  虽然很多同学都看过了,还是看的津津有味,如果在寝室,或者其他场合,断然不会看的这么有滋有味,但是在课堂上放的电影,大家都能看的格外认真,而且印象深刻。

  这一节课就在电影中愉快地度过了,刘猛一直以为杨韵会过来找他,可是电影看完,也没见他过来,弄的一肚子疑问。

  下课之后,杨韵悄悄给刘猛一个眼色,刘猛立刻会意。

  老大过来要和他一起走,也找个理由推掉了,老大再次叮嘱:“我马上回去就写稿,今晚就实施,具体时间地0方等待通知,电话保持畅通,事成之后,老大重重有赏。”

  等到同学们走的差不多了,杨韵才走出了教室,刘猛悄悄跟在后面,不知道什么事搞这么神神秘秘的,快步走到和杨韵一起,低声说道:“杨老师,到底什么事呀?说的这么郑重其事的,不会就是看《阿甘正传》吧,这电影我看过了。”

  杨韵轻轻一笑,回道:“当然不是,跟我到办公室,你自然就知道了。”

  刘猛眨了眨眼睛,心说,我没看错吧,杨韵竟然笑了,这是真的么!一向严肃刻板的杨老师,还以为她不会笑呢。

  不过,自从和顾盼、冬瓜私下接触过之后,刘猛也明白,有些女人在外面和在家里表现出完全不同的两面,忽然就有些走神,一下子想到杨韵在家不会是顶着蓬乱的头发看肥皂剧的超级宅女吧。

  还是第一次到杨韵的办公室,一间大房间,里面坐着大约八位老师,进去之后,竟然还见到了一个老熟人,基础学部的陈副院长。

  中间还坐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精神却很好,陈副院长坐在一边跟他说话,其他几位英语老师则是站着,不时地搭话。

  老者声若洪钟,话语清楚,耳朵不聋,当真是老当益壮的典型。

  杨韵走过去,说了一句,“南老,刘猛带来了。”

  老者正是外国语0学院的大熊猫南怀仁教授,听她一说,急忙起身,就看到一个穿着朴实的小伙子站在那里,也不紧张,也不四处张望,看着极为普通,却散发着一股谁也不敢忽视他的气质,淡淡地表情却象是无视一切。

  南怀仁上前,亲切地握住了刘猛的手,很激动说道:“小伙子就是刘猛吧,很好,很好,基础学部就该多些这样基础扎实的学生。”

  陈副院长忙跟上前,连连点头称是,招呼刘猛也过去坐着和南老聊聊天。

  几人坐定下来,弄的刘猛挺不自在的,自己坐着,一帮老师确站在一边,尊师重道的思想还是有的,忙要站起来,陈副院长发话了,让你坐就坐嘛。

  南怀仁看了之后更是安慰,对他的礼貌很是欣赏,拉着他的手,语重心长说道:“小伙子,期中考试上,你的那篇古典英文诗写的好呀,这段时间,老朽没事总拿过来读,韵律优美,意境高远,难得的佳作。”

  夸的刘猛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可能也是考试的环境比较激发人的潜能,若是现在让刘猛去写,还真未必写的出来,当下回道:“南老太客气了,小子也是一时心血来潮写成,有偶然的因素,写完还惴惴不安的一阵了,很担心老师们会看不下眼呢。”

  刘猛见到南怀仁,也觉得是一位亲切的长者,而且对这些在某个领域的0大能,如孔继道老师,刘猛是真心敬佩的,答话也都很诚实。

  没想到南怀仁却听出了另一层意思,对陈副院长严肃、郑重地说道:“可不是,陈副院长,我听说当初判卷时,差点给个及时分数了事,还是小杨据理力争找到我,才没把这篇文章埋没了,若不是小杨的坚持,这篇难得的佳作会是什么下场?埋在一堆考卷中腐烂,发臭!”

  南怀仁说着竟很是气愤,听的陈副院长连连点头,狠狠瞪了当时阅卷的老师一眼。

  听得南怀仁继续说道:“人才,那是国家的希望和未来,少年强则华夏强,埋没人才那是犯罪,而且是最严重的罪,学校是传道授业的地方,绝不是犯罪的地方,特别是你们基础学部,大一新生既还有高中时候的刻苦精神,又有初入大学的好奇心,是很容易出成果的,对于年轻人,要多给予鼓励和支持,这比什么业绩都重要!”

  陈副院长听了连连点头,他也不是敷衍,对于这位心怀家国的长者那是由衷的敬佩,不禁也很欣慰地看了刘猛几眼,心里暗自高兴,嘿嘿,还是我老陈有眼光,当初看到这小伙子就觉得不凡,果然不错!

  刘猛默默听着,心中也很震撼,南老确实是具有高尚情操的学者,所思所虑,无不是站在一个大局的高度。

  和诸如孔继道、南怀仁这样0的长者大家接触,感受他们的思想境界,刘猛觉得自己的思路也开阔了很多,站在了更高的层次。

  “小伙子,这次来找你呢,一来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年轻人能写出如此优美的文章,另外,就是老朽擅自做主,将这篇文章投递到《古典诗词译注研究》,负责审核的就是我的几位好友,一听有好东西,迫不及待地审核,呵呵,也和老朽一样,都是极为欣赏,已经录用了,而且准备进一步推荐刊登到国外的期刊上去,可大大为我们华夏译文界露了脸,哈哈哈。。。”

  说起来,南怀仁不由得得意大笑。

  “小伙子,你不会怪老朽善做主张吧,好东西嘛,就该拿出来分享,不用藏着掖着。”

  刘猛怎么会怪他呢,感激都还来不及,若不是南老的推荐,自己去投,即便能被认可,恐怕也要旷日持久,这就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好处了,当下答道:“固所愿,不敢请耳,小子谢过南老的肯定啦。”

  说着,不禁心中感慨。很多时候不是你能不能做一件事,而是你有没有机会去做,而且那么多人都能做好,凭什么让你去做,而不让别人。

  在能力差不多的情况下,名气就显得那么重要!

  刘猛相信,整个基础学部,绝不仅仅只有他能写出来古典英文诗,而且历年来也未必就没人尝0试过,关键是,没人被发现、被认可罢了。

  千里马终究需要伯乐,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