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追求数理极致1

  • 小说:重生之神级学霸
  • 作者:三胖
  • 更新时间:2017-11-08

0  课间,郑雯急急跑到后面,准备跟刘猛解释解释,好让两人消除误会、冰释前嫌,这一找,刘猛坐的位置,连个人影都没有,书包都没了,再一打电话,直接关机了,心想,刘猛不会这么小气吧。

  就这么一走了之了,她一时也没了办法,坐回了座位上。

  只见,杜毅和孔继道老师正在聊天,杜毅说道:“早就听说冰城工业大学有个孔老师,数学造诣深厚,今天旁听一节课,确实受益良多,当初大一学习《高等数学》有些不明了的地方,顿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杜毅这话倒真不是夸大,孔继道老师讲课确实非常好,思路清晰,总是用最浅显的思维阐述复杂的问题,直指本质,因而越是学习过的人听他讲课,越是觉得讲的高明,当初刘猛第一次听课也有此感觉。

  “没想到你小子也来凑热闹,我可是早就听说过你的,当年奥赛全国一等奖,国际竞赛都有很好的名次,更是直接保送水木大学,是我老头子这么多年见过最有数学天赋的两人之一。”

  孔继道看到这些有着卓越数学天赋的年轻后辈,都是很欣喜的,笑着夸赞。

  “哈哈,另外一个就是刘猛吧,想不到孔老师对刘猛评价这么高呀,竟然能和杜毅哥哥齐名,难怪老爸也那么欣赏刘猛,说他没准真能解决西塔潘猜想0。”郑雯插嘴说道。

  孔继道连连点头称是,私下,他和郑钟交流的时候,没少说起刘猛,两人对这个年轻人都很有期待。

  “原来是刘猛,听顾盼提起过,确实是难得一见的数学天才,有机会倒真想见见,他没来上课么?”杜毅一下子来了兴致,问道。

  “来是来了,只是一节课还没上完就不见人影了,估计是中途溜号了。”郑雯撇撇嘴道,心里很不爽刘猛的小气劲。

  “他刚有了些思路,查资料去了,这小子倒也尊重我这老人家,溜出去之前给我短信说明了。搞数学就是这样,最难得就是思路,有些人卡在一个点上十几年都有可能,有了思路就该抓住。”孔继道笑着替刘猛解释。

  郑雯心里打了疑虑,真是这样么,不是因为小气?看这家伙就象个小气鬼。

  此时,杜毅心中却很震惊,大一的学生,竟然在着手解决西塔潘猜想,这个猜想他在大三的时候也研究过,确实是个非常无厘头的问题,常规思路解决不了,只能从数理经典理论中寻找灵感。

  这个猜想在目前数学界还是非常热门的猜想,很多数学大牛都很喜欢研究,始终没有解决,却更多人乐此不疲,非常有趣的一个课题。

  当初他也是研究了一阵子,只是后来他选修了经济系学位,时间分散,就没继续往0下钻研。

  没办法,家族企业需要他继承,父母让他填报了数学系,就已经是一种纵容了,作为条件,他必须得选修经济系。

  余光看了看顾盼,杜毅心里有些不舒服,顾盼的性格他再了解不过,从郑雯说的一些话中,他不难推断出一些信息,郑雯、盼儿还有这个刘猛,三人应该是很相熟的,可是提到刘猛的时候,盼儿竟然会毫无表情,依旧是冷冰冰的。

  这就很不正常。

  盼儿确实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幅冷冰冰的面孔,如同戴了面具一样,可是有他在旁边的时候,通常都是很放松的。

  今天一起到学校,她还是这样,就非常不正常了。

  杜毅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这也是他突然很有兴趣送顾盼过来上课的原因,还旁听了数学课。

  他想了解顾盼现在生活、学习的环境。

  现在,他有些明白了,盼儿本身就是属于那种非常好强的女孩,自然,对有着卓越才能的男生难免就会欣赏,如果这个天赋很高的刘猛再诚心引-诱,确实难保盼儿不动心。

  这个年纪的女孩,刚到大学,最是向往浪漫爱情的时候。

  想到此,杜毅突然就生出了一种极大的危机感,忽然觉得,他有可能失去顾盼,没由来的一阵紧张。

  心里叹了口气,顾盼本身家境就好,自己即0便继承了偌大的家业,在顾盼看来,也不会有丝毫的欣赏,更何况这些财富还都不是靠他自己打拼出来的。

  如果我解决了西塔潘猜想,盼儿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的。杜毅下定决心,回到水木大学之后,集中精力解决西塔潘猜想,一定要解决!

  听着几人聊天,顾盼没由来心情很烦躁,她也不想插话,借着上厕所的理由出了阶梯教室,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几人谈到刘猛,心里烦躁的不行。

  “盼儿,等等我呀。”郑雯在后面喊道,顾盼装作没听见,快速走掉。

  郑雯瞬间嘴撅的老高。

  “雯雯,我的手机没电了,你的借我用一下”,杜毅突然跟郑雯说道,小妮子从小到大一直就很崇拜杜毅,自然言听计从,忙递过手机。

  杜毅随手翻开了手机,快速查找了刘猛,一个电话号码跳出来,他只看了一眼就马上关了“联系人”,只需要一眼,他就能瞬间记住这个十一位的号码,毫不夸张地说,从小他就展现了过人的数学天赋,对数字非常敏感,可以瞬间记忆超过五十组号码,还能够进行心算,比之计算器不遑多让。

  自小到大,获得数学方面的荣誉无数。

  到了外面,顾盼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才觉得心里舒服了点,紧紧抓住了把手,暗道:“该死的,我心0里怎么这么难受,我才不会对那么自私的小气鬼有好感呢,哼,还**!还不帅!还土!还不要脸!”

  在厕所里躲避了一会,不由自主掏出了手机,鬼使神差拨了刘猛的手机号,马上传过来提示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快速按掉了电话,松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拨了,要是接通了,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不过,没打通,心里又有些不舒服,当真是烦透了。

  …………

  沉浸在数学的世界中,这一坐就是八个小时,等到刘猛舒缓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这才发现外面的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

  “真爽!”暗叹了一声,从近代数学的起源开始追溯,这一天的收获简直比之前读课本的二十年还多,就比如积分公式的起源和证明,思维之诡异,简直匪夷所思。

  就如同打开了一片崭新的天地,在这天地中畅游。

  又是中饭没吃,身体的饥饿感马上就传了过来,肚子咕咕乱叫,开了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郑雯发来的,“小气鬼,跑哪去啦?”

  刘猛看了一笑,也不回复了,先填饱肚皮再说,直接到了西门附近的方便食堂,来个三个牛肉馅饼,刚出锅的,一股牛肉香味扑鼻而来,不禁食指大动,大口吃了起来,配着小米粥,组合虽怪异,却是极好的。0

  小米粥可以先浸润饥饿太久的胃,这样才能很好消化牛肉馅饼。

  吃完饭从方便食堂出来,电话响了,一看是陌生的号码,还是接了起来。

  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说道:“你是刘猛吧,你好,我是杜毅,你或许听说过我,有时间见一面么?我就在你们学校。”

  “好!”言简意赅。

  “你在哪?我过来找你。”

  “西门。”

  杜毅本来就在学校,他并没有象告诉顾盼那样回家了,而是一直等着,他想见一见这刘猛,心里也有些犹豫,只是想到顾盼,他不得不见见这个小伙子,先看一看能否许诺一些好处劝退。

  方便食堂往南就是主楼左边的小树林,靠近马路不远处就有石桌石凳,两人就坐在这里,杜毅看着这个大一的新生,第一眼的感觉很普通,多看几眼,却能够感觉到这个少年的不卑不亢,一直保持着一种淡然的气质。

  刘猛面上虽无反应,却也关注杜毅,只需要看上几眼,接触一下,他就能够大概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心里马上下了一个结论,“这是一个很有原则的君子,到底找我干什么?”

  “刘猛学弟,很冒昧打扰你,我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杜毅,现在水木大学数学系,大四,你可以叫我学长或杜毅。”杜毅说起话来温文尔雅。

0  “学长,你好,早有耳闻,能见到你是我的荣幸”,面对人家的谦和笑脸,刘猛也不会不知好歹,同样很友善、客气。

  犹豫了一下,杜毅又说道:“我和顾盼从小一起长大,她一直喊我哥哥,这样问可能非常冒昧,不过我不得不问,你是在追求顾盼么?你喜欢她么?了解她么?”

  刘猛没想到他这么直接,这本就是隐私,心中多少有些不爽,不过看着他温和的态度,还是耐着心情,“学长,这个太私人了,请恕我真不想回答。”

  “盼儿,个性很强,私下很难相处,需要极大地迁就她,而且还有很多。。。”杜毅自顾自说了很多,与其说给刘猛听,倒不如是自己说着。

  “学长,你到底想说什么?”刘猛有些不解。

  杜毅有些尴尬,顿了顿说道:“我希望你离开顾盼,不要有追求她的想法,你不会让她幸福。当然,最为回报,我可以在数学上指导你,甚至等你毕业之后,我可以把你推荐给我的导师,华夏著名的数学家,我还可以通过我家族的关系给你谋得一份人人羡慕的工作。”

  听到这样的话语,刘猛内心有了些怒气,他最不愿意听别人说起这样的话,尽管杜毅说的很委婉,态度很诚恳。

  “学长,你多虑了,我没有追求顾盼的意思,她也对我没什么感觉,你这0简直是杞人忧天。”,虽然心中已怒,面上仍旧保持淡淡的表情。

  “盼儿还太小,我又不能时常陪在她身边,两个多月没见,她的变化就让我惊讶,我害怕我不能了解她,跟不上她的转变。”杜毅接着又说,“刘猛,你很优秀,大一的学生还带着高中的习气,不由自主会对优秀的学生有好感,我很担心盼儿对你就是如此,我也明白极大可能是我杞人忧天,我也希望是我杞人忧天,但是,我输不起,必须防范于未然。”

  杜毅也是坚毅的性子,想到的事情,必然坚持要做,不会轻易放弃或改变,他实在无法想象没有顾盼的后半生。

  娶这个女孩,这是他懂事起一直的梦想。

  “你凭什么安排我的未来,如果我喜欢顾盼,我就去追,她若是也喜欢我,我就去爱,我凭什么因为你给我承诺的子虚乌有的事,就改变我的想法,压抑我的感情。”刘猛淡淡的说道,只不过嘴角已轻微上扬,这是他心中愤怒的习惯性表情。

  气氛逐渐有些紧张起来。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