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异变产生

  • 小说:重生之神级学霸
  • 作者:三胖
  • 更新时间:2017-11-08

0  这地方,今天一大早就跳过,很清楚记得也就勉强能跳过,这现在怎么一跳超出半米还多,这绝对是不太正常的。

  “难道我的身体确实有些什么变化?”想到这点刘猛确实有些兴奋,虽然提高的并不多,刚好旁边就有石墩子一样的垃圾桶,这时也不嫌脏了,双手一抱,竟不是很费力就搬了起来。

  力气大约增加了50%左右,速度、脚力啥的,差不多也是这个程度,这时候的体质大约也就是体育特长生的水准,那也很不错啦,至少一般三两个小**打架,吃不了亏。

  “哈哈哈。。。”刘猛忍不住得意大笑几声,码字码的,胳膊的力气都大了一些,总归是值得开心的事情。

  路过的同学看着一个家伙竟然没事干搬垃圾桶,竟然搬了之后还在哪儿傻乐,暗骂了一声,神经病。

  “这个世界确实是很奇妙的,有些难以解释的现象。”冷静下来的刘猛突然就生出了一种谦和的心里,能力大了,心境也就宽了,对于很多未知的领域也就更加敬畏。

  到了西门外的街上,还有几个烤串的在吆喝着,来了二十串,整了一瓶啤酒,就蹲在路边狼吞虎咽吃起来。

  忙活了一天也实在觉得太累了,回到寝室直接对着水龙头冲了冲脚,洗了把脸,往床上一躺,死猪一样睡过去了,还打起0了小呼噜,好不香甜。

  …………

  周二,9月26日。

  程菲今天起了个大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了手机,开机,备忘录闹铃响了起来,只见上面写着:“火车上遇到的小屁孩,给他打电话。”

  想起一个月前遇到的小屁孩,程菲嘻嘻笑了起来,还真是喜欢装神弄鬼的小孩,搞的神神秘秘,非让我今天给他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sorry。。。”

  “shit,这臭小子搞什么鬼,不是说好26日么,怎么还是空号,该不会是拿姐姐开刷吧。”

  程菲心里很不满,照了照镜子,自言自语道:“难道姐姐我就这么没吸引力么,连个小屁孩都留个假号码给我。”

  看着脸上昨天刚冒出的一粒痘痘,程菲很苦恼的撇撇嘴。

  镜子中的她,柳叶弯眉,俏面含春,宜嗔宜喜,无不有着一翻味道。

  “菲菲,发什么春呢?大早上的。”躺在程菲上铺的闺蜜闵冉也是刚醒,一低头就看到程菲拿着镜子照呀照呀,取笑打趣。

  “去你的,你才发-春呢,这不是一晚上又长了一颗痘痘嘛,真是讨厌。”程菲脸上羞红,回道。

  “哎,在我们这种阴阳失调的师范类学校,荷尔蒙不均,内分泌失调,不长0痘痘才是怪事了。”闵冉叹口气道,抱着个很大的布娃娃,换个姿势,继续去和周公约会去了。

  “该死的家伙,竟然骗姐姐玩,下次在火车上被我逮到,看我怎么收拾你。”程菲握了握拳头,恨恨地想,很伤自尊心,有木有。

  …………

  7点钟,刘猛还是准备起床了,美美睡了一觉,只觉得神清气爽。

  冰城的清晨,太阳出来很早,7点钟,阳光已经有些烈,透过窗帘的细缝星星点点照在少年的身上,不禁嗅了嗅阳光的味道,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昨天的爆发,让得他充满了成就感,更加的想拼搏向上。

  果断掀开被子,快速刷牙洗脸,体育场跑步去。

  跑了5圈下来,看了看时间,刘猛真是有些惊呆了,同时兴奋地吹起了小口哨,婉转悠扬。跑步速度增加不少,一圈400米竟然一分钟不到,耐力也相当好。

  单双杠的挺身、俯撑,一口气做了一百,还有些余力,跑步路过的同学们看到一个少年象上了发条一样快速扭动腰身俯下、挺身,无不心生震惊,这也太牛比了吧。

  这一时兴奋,训练的时间就长了些。

  回到寝室看到老大他们急冲冲敢去上数学课,这才想到一大早还有数学课呢,本来嘛,刘猛可以不去上课的,只是之前答应了顾盼0的,男人嘛,还是要重承诺的。

  出门前整理下穿着,虽说穿着比较朴素,略显寒酸,但也要保持整齐和整洁。

  等到急火火赶到教室的时候,孔继道老师已经到了,正翻看着同学们的作业,眉皱老高了,这让他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每次,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能做完,这很不正常。

  昨天郑钟那小子打电话跟他说,电气系这届孩子里面有个数学天赋相当不错的,该不会是这小子每次做出来给其他同学抄袭的吧。

  只不过郑钟没具体说是谁,孔继道看了眼郑雯,这小妮子正乖乖坐着呢,旁边坐着的顾盼,他也是私下见过的。郑钟不会说的就是他自己的闺女吧,这丫头从小聪明伶俐的,倒也不是不可能。

  孔继道看着上课还有不到十分钟,刚好郑雯就在第一排,走了过去,说道:“郑雯,做习题集感觉如何呀?”

  郑雯没想到孔老师会过来和她说话,一时也没想到该怎么说,愣了一下,恭恭敬敬说道:“孔老师出的题目都很有水平,每道题目都需要深刻理解才能解答出来。”

  “哦,是嘛,我刚才看你做的习题集,每道题都是标准答案,是不是你爸爸指导你啦?”孔继道颇有些玩味看着郑雯。

  “哪有,我都是在学校做完的,只有周末才回家呢,他都压根没看到0过,都是我们几个同学一起讨论做的,一个人思维很容易进入死胡同的。”郑雯忙辩解。

  “哦,几个同学,都是哪几个同学呀?”孔继道很有兴趣追问。

  郑雯大囧,“就我和顾盼,还有一个刘猛,就他。”

  正说着,刘猛冲进来了,看到顾盼坐那儿,旁边的座位没人,跑了过来,大口喘气坐下。

  孔继道很奇怪看着这个跑进来满头大汗的小伙子,个头儿不高,还有些瘦小,这郑雯和顾盼一起很正常,都是两个眼高于顶的姑娘,这个小伙子能加进来,那肯定是不俗的。

  “孔老师好。”刘猛打着招呼,对于孔老师,他还是发自内心的尊敬的,从每年翻新习题集来看,就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教授,治学严谨,很让人敬佩。

  刘猛坐了下来,顾盼细心地悄悄从座位下面递过来一盒牛奶和面包,刘猛接的时候,不小心连她的手也一起握住。

  腻滑的小手,并不纤细无骨,很有一种肉感,真软。

  孔老师还站前面呢,顾盼脸上一下羞红,抽了抽手,刘猛担心牛奶会掉到地上,只得加了点力气抓住。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之前没看到过你。”孔继道问刘猛。

  刘猛略有些尴尬,只不过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实话实说道:“孔老师,我叫刘猛,这个,我0之前很少来上课,总有些事耽误了。”

  孔继道并没因为他这样说而表现出不高兴,而是兴致更大了,从不上课的学生,郑雯和顾盼这样高傲的丫头还能跟他一起做习题,这本身就说明了这刘猛有独到之处。

  “如此说来,你都是自学的喽,习题集做起来感觉如何?”

  “出的非常好,考查知识点非常全面,把习题集做完,那部分知识点没有盲区,就觉得无论怎么出题都会做了,万变不离其中。”刘猛实话实说,那些题目出的非常好。

  郑雯和顾盼也点头称是,她们也能察觉出这些习题确实很好,却又没有刘猛理解的这么深刻了,刘猛正说中了她们心中的感觉。

  孔继道心中有些激动,就如同看到一块洁白的璞玉一样,喜欢搞数学的,大多都有些“古怪”,这时上课的铃声也响了,“雯丫头,这个星期抽个时间,带着盼丫头和刘猛一起到我家里来做客。”

  对着郑雯说完,孔继道回到讲台开始上课了。

  郑雯点头答应,心想,这哪里是邀请呀,分明是命令嘛,搞数学的,怎么都是这个风格呀。

  顾盼对着刘猛细声说道:“再不放手,我可掐啦。”

  “不好意思,我是怕牛奶会掉地上去”,刘猛另一只手接在下面这才松开了手。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0?”郑雯歪着头看过来悄悄说道。

  顾盼有些害羞,忙嗔道,“哪有说什么,认真听课吧。”

  刘猛看着顾盼冷冷的侧脸,心里一叹,怎么又惹她生气了呢,手里握着面包和牛奶,内心中感到一股温暖。

  课堂中间休息,郑雯拉着顾盼上厕所了,刘猛想再解释一下,也没找到机会。

  孔继道本想课间休息过去和刘猛聊几句,刚好几个学生过来问问题,只得作罢,极为认真为几位同学解答起来。

  下半节课,顾盼一直没给刘猛啥好脸色,想来确实是生气了。

  看着她紧绷着的一张俏脸,刘猛暗暗有些着急,自己可真不是有意占她便宜的,再把上次小树林的事一联系,自己在她心目中那肯定就是大恶人的形象了,没跑!

  • # # # # # # #